TOP

論楊渡放屁

2006-07-23 06:00

■鄭天恩

近年來,在台灣當代史的研究領域中,一股詭異的風氣正悄悄蔓延。一群自稱所謂「台灣文史工作者」的親中國份子─很諷刺的是,這票人的「台灣史」學分,大多是在國民黨特務出身的余紀忠辦的報社修的─不斷在各種場合搶奪對台灣歷史的詮釋主導權。

他們一方面強調「社會主義青年為台灣的犧牲」,另一方面又強調這種犧牲所帶的「祖國情感」;藉由這種誇大的論述,他們企圖將「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和「台獨」、「本土」論述對立起來。在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與國民黨黨主席之後,這票親中份子的歷史論述更是進一步得到了扶植。

其中之一的楊渡,日前在「中國時報」上面發表了一篇名為「 轉型正義?放屁」的文章,內容除了慣例對扁政府的謾罵之外,楊渡也把他心目中「腦子不清楚」的所謂「親綠學者」給罵了一頓。他說,這些親綠學者不提白色恐怖,因為「白色恐怖就是紅色革命者的歷史」;然後,這些人也不提二二八時嘉義的紅色革命者(陳篡地的游擊隊),因為他們不敢提這些東西。事實真如楊渡所說的嗎?

首先,「白色恐怖就是紅色革命者的歷史」,這句話就有問題。不否認白色恐怖時期確實有很多心向中國的熱血青年犧牲在二條一的槍口之下,他們的精神令人敬佩;然而,在白色恐怖時期犧牲更多的,乃是隨國民政府來台,被隔離被懷疑的眾多新住民同胞。煙台中學事件、武漢大旅社事件、孫立人事件、柏楊事件…上至高官,下至小民,新住民在白色恐怖時期遭到的迫害難以言喻;然而,他們並非全都是「紅色革命者」,許多人的紅色標籤只是國民黨特務強加在他們頭上的,楊渡把白色恐怖等同於紅色革命,這是全然的以偏概全!

再者,楊渡等人也有一件刻意不提的事情,那就是「紅色革命未必等於心向祖國」。例如史明先生,畢生致力於台獨事業,然而,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社會主義者,他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也是以馬克思的史觀寫成的。縱觀楊渡、徐宗懋等人的「台灣文史」,屢屢提及「心向祖國」的呂赫若、謝雪紅等人,卻無隻字片語提到「紅色台獨」的史明,這難道就不是刻意的扭曲,刻意的編排歷史?

楊渡又說,親綠學者多半不提陳篡地游擊隊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表現,只提嘉義被殺害的人;然而請問,陳篡地的「革命」最後怎麼了呢?在過了好幾年挖地洞的生活之後,陳篡地最後選擇了向國民黨政府「自首」!楊渡刻意的把陳篡地的「自首」(其實就是投降)隱而不提,卻反過來苛責別人重視那些被殺害的人。

台灣歷史的詮釋當然不是獨家生意,但是這樣扭曲史實的「台灣文史工作者」,豈只令人嘆息!(作者為英國華威大學歷史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