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跨海政商侍從體制也該滅頂

2014-10-29 06:00

頂新集團魏應交終於辭去台北一○一副董事長與總經理職務。據指出,魏應交仍強調,他是真心愛台灣,魏家只是溯源管理沒做好。顯然,事態至此,魏家的自我感覺,仍與社會觀感大相逕庭,只是迫於馬政府斷臂求生,不得不交出經營權。多次出事的食品大廠,出事之後都強調,在台灣使用問題油,但絕對沒有在中國使用問題油。姑且不論中國管制更鬆,政商掛鉤更嚴重,廠商進口問題油大有可能,即使以「真心愛台灣」的措辭而言,豈能在台灣使用問題油?如今,力求保住中國市場,還把荼毒故鄉淡化為管理問題,從而以退出經營、保住股權為停損,「真心愛台灣」其此之謂乎?

中小台商在中國發展事業,不得不低頭,可以體會。但「重中國、輕台灣」的偏差心態,導致有些企業集團淪為「紅頂商人」。中國是專制國家,實行人治主義,那些「紅頂商人」的成功之道,與政商掛鉤脫離不了關係。為了暴利,那些「紅頂商人」在中國低聲下氣,攀龍附鳳。然而,回到台灣,面對國人,卻表現出一副財大氣粗,彷彿事業完全是靠自己的天縱英明。實際上,他們與「以黨領政」的馬政府打交道,也仍是政商掛鉤那一套。頂新政商掛鉤,得獲公銀鉅額貸款,入主台北一○一、購買大量豪宅,鮭魚返鄉竟成如此漁獵畫面,馬政府能推卸責任嗎?

六年多來,國共兩黨都把「紅頂商人」當作共促統一的盟友。中國重點栽培的「紅頂商人」,回來台灣再由馬政府繼續加持,既可從中獲得政治效忠與政治獻金,也可將之作為推動傾中政策的市場推手。於是乎,國民黨傳統的政商掛鉤,遂演變成新型態的跨海政商侍從體制。國共兩個中國黨加上「紅頂商人」所構成的集團,在中國老共是老大,在台灣老K是老大,「紅頂商人」則遊走兩岸,兩邊吃香,但整體的老大是老共。此所以,老K可以犧牲頂新,敷衍民意;老共可以警告馬英九不要說三道四,國民黨人到中國只敢一中不敢各表;「紅頂商人」也深諳「寧可棄台也要保中」的市場兼政治生存之道。

今天,「紅頂商人」造成全民憤怒之際,馬政府只想降低食安恐慌衝擊選情,馬英九照樣帶頭衝服貿、貨貿、互設辦事機構、補貼中生健保。台灣中國誰主誰從,一目瞭然。跨海政商侍從體制對台灣的危害,已經愈來愈多人看清楚了。三月的太陽花運動,乃是全民對這個集團射出的第一支箭;由食安恐慌引爆的「滅頂」運動,則是全民對這個集團射出的第二支箭;現在,第三支箭也箭在弦上了,這支箭所指的,就是這個集團在台灣的總管馬英九。六年多來,在主權上自我矮化為地區,在政治上阻遏人民公投,在經濟上弱化自主能力,在教育文化上灌輸一中意識形態,在民生上貧富差距惡化,此人堪稱跨海政商侍從體制在台灣的總代理。

這也是為什麼,儘管支持度僅剩九趴,馬英九依舊反民意而行,高調重申「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是一種特殊的關係」,並誓言積極推動服貿、貨貿、互設辦事機構。假使台灣從主權到經濟,都一一失去自主能力,從國防到外交,也都相繼休兵而休克,那麼,台灣即將徹底被這個集團控制,複製目前中央—特區—商界三位一體的香港模式。因此,十一月廿九日的選舉,公民自保保台的第三支箭,必須讓國民黨政權從地方開始崩解,以引發二○一六年政黨輪替的骨牌效應。頂新必須退出台北一○一甚至「滅頂」,同樣的,傾中的政權也必須「滅頂」。跨海政商侍從體制的鎖鏈鬆解,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才能自我救贖。

本文相關: 頂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