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經濟向中國傾斜是一條不歸路

2014-10-06 06:00

香港人發起「佔中」行動,要求特首真普選,得到熱烈回響,不僅匯集二、三十萬港人走上街頭,佔領金融商業區,並獲得全球四十個大城市民眾的聲援,而網路上關切按讚者,更是難以計數。但是,如此龐大的抗爭能量,卻無法得到中國中央與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正面回應,只表態願意進行溝通協商虛應故事,顯然意圖以拖延戰術壓垮抗爭者的意志。

面對二、三十萬高舉真普選大旗的抗爭者,中國與港府何以能夠老神在在,以一招拖字訣便想化解危機?這除了中國是獨裁國家,一向視民意為無物,根本不會在民眾壓力下退讓。更重要的原因,乃是香港自回歸後,經濟上向中國全面傾斜,將中國當靠山,已逐漸失去國際金融中心與東方明珠的光環;而中國更策略性利用香港多次危機,如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二○○三年SARS疫情,以簽訂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胎死腹中的港股直通車、一年近二千萬名的中國觀光客至香港觀光消費,與即將實施的滬港通等招式,既解決了香港的短期危機,更強化中國對香港的控制力,堪稱一種以經濟為武器的統治術。

再看香港本身,經濟表面光鮮亮麗,人均GDP約三萬八千多美元,消費力強,高樓林立,是一個高度發達的城市,實際上貧富差距懸殊,富者居豪宅,貧者住籠屋,為全世界惡化情況最嚴重地區之一。而中國移民大量移入,中國孕婦到香港生產,中國小孩在香港就學,中國觀光客藉自由行之便搶買奶粉、民生物資,造成本地人在就業、教育、醫療資源上均遭到這些強勢外來者的掠奪,生活品質急劇下降。而中國黑錢大量湧入,利用炒房洗錢,造成房價高漲,本地人即使是中產階級亦無力置產。因此,揭開面紗後,部分香港人貧困的一面,充滿了黯淡與絕望,這是外人所看不到的香港。

更嚴重的是,香港納入中國版圖後,原先講求自由競爭的企業家精神不見了。企業家不再以腳踏實地、正派經營的方法創造財富,而是汲汲於政治鑽營,建構政商人脈,配合政策,仰賴中南海的意旨,希冀取得特許利益,不勞而獲得巨大財富。香港是自由港,最寶貴的企業家精神竟然淪落為政治上的尋租行為,重大財團、富人幾乎都是紅色商人,而財富的多寡繫於對中國的忠誠度與政商關係。換言之,香港自由經濟的本質已經被中國改變,具有獨立性的香港經濟已經中國化,命脈更被中國掌控,因而原先的優勢無法維持,這個昔日的國際金融中心,最後淪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口中的「中國南方的一個金融中心」,變成中國經濟的一環。

政治較勁靠的是實力,香港要求的真普選,只是特首候選人不必由提名委員會篩選,也不能有抽象的「必須愛國」的條件限制,這些要求在民主國家是天經地義的事,竟然還必須採取激烈抗爭,仍然無法如願以償。其內在原因誠如吾人所指出,香港已是中國經濟殖民地,其興衰起落皆在中國拿捏之下,若香港人不願作順民,中國只要停止一年約二千萬觀光客到香港旅遊,對香港經濟就是難以沉受之重。經濟失去獨立性,政治上便失去籌碼,如今港人爭真普選的難處,癥結在此。

香港人所爭者為體制之爭,並非主權之爭。因此,香港「雨傘革命」對吾人的啟示,不在真普選能否成功,而是香港經濟過度向中國傾斜,乃是一條走向專制獨裁的不歸路。令人憂心的是,這些年來馬政府的傾中政策,由ECFA到引進中國觀光客,再至服貿、貨貿,以及掛羊頭賣狗肉的自由經濟示範區,顯然走上跟香港一樣的路。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這點無須中國認同與承認,但若無法以人民的力量制止擁有行政權與立法權的馬政府繼續推動傾中政策,經濟便會失去獨立性,等到中國侵門踏戶時,台灣人對抗中國的最大武器—經濟,卻已被馬政府送給敵人了。

本文相關: 佔中 香港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