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如此深綠又如此淺綠

2006-07-13 06:00

■ 黃文雄

也許是因為日前在「自由廣場」發表了兩篇短文,最近不少「基層」朋友找我見面「開講」。因為老爸的健康問題,無法一一應約。前兩天,總算機緣湊巧,和其中幾位一起泡茶。這些朋友有個共同點。他們衷心認同民進黨的理想,曾經不求回報、心甘情願地為民進黨和本土運動付出,貢獻完就匆匆趕回去「作息」,民進黨恐怕也沒有多少人認得他們。在這個意義下,他們可以說是最綠的深綠。但他們同時也可以說是淺綠:正因為他們如此認同民進黨民主進步的理想,所以政黨輪替後,他們對民進黨有很具體的期待和檢驗,不會民進黨說甚麼就是甚麼。因此可以沒有矛盾地說,他們是淺綠正因為他們是如此深綠。這是那些爛媒體的民調專家的分類法所永遠不會了解的,也可能是有些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所已經忘記的。

但這並不是說,這幾位朋友對民進黨就不「體貼」,正因為他們既是如此「深綠」又如此「淺綠」,他們其實比不少刻板印象中的標準深綠,還要體貼民進黨執政所碰到的困難,例如輸得不甘心而又無心無力自我改革的國民黨的種種虛偽和粗暴,以及親藍媒體的配合炒作等等。這些和其他因素,他們都如數家珍。用這樣的「消去法」一一消去後,有許多還是解釋不了民進黨令人失望的地方,他們也都還相當容忍諒解。甚至關於清廉問題,有一位還有一個非常傳神的看法,他說:「有關吳淑珍的許多傳說,如果證明是真的,也是很多中小企業的頭家娘會做的。唯一不同的是,她畢竟是總統夫人」。

但是,即使用這樣的「消去法」逐一消去後,還是有一些讓他們深深苦惱的問題。篇幅所限,我只能擇要列舉幾條:

一、有那麼多的時間和機會(包括罷免案前對人民的報告),對很多事情,陳總統為甚麼還是不能清楚說明,至少是能讓綠營自己人滿意的說明?

二、陳總統這種處理危機的方式,已經對民進黨、本土運動甚至國家形象造成很大的傷害,即使司法還他清白,這種傷害也不是短期內所可修補。因此民進黨內各方勢力互相綑綁而有的「鞏固領導中心」,是不是唯一的因應之道?在不久即將召開的黨代表大會之前,民進黨內是不是會有人看得遠一點,在思考更好的因應之道?

三、這些朋友中有幾位經營或曾經經營中小企業,也有一位在財團的法律部門工作過,他們知道如何比較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貪腐程度,因此都非常、非常擔心,如果已經「餓索索」了八年的國民黨二○○八年又一黨獨大,台灣會變成甚麼樣子,且不說護衛台灣主體性的問題。他們想問:民進黨是不是也要開始想想,自己到時候能不能至少發揮足夠的反對和制衡的力量?並且從這種最壞的打算出發,來做更前瞻的反省和振作?

這幾位既深綠又淺綠的朋友大多不善言詞,但他們的直覺是敏銳的,思路是清晰的,從心底深處為台灣著想之心,更讓我感動。我相信他們使用「消去法」之後所提出的這些問題,也是我們很多人私下都想過的問題。這樣的思考並不是悲觀或示弱,反而是更積極寬廣的道路出現前所必須先做的思想體操。所以,順從他們的建議,把它記錄下來,以和不怕做全面和逆向思考的讀者共同反思。

(作者為社運工作者,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