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南韓力推FTA前經濟早已超越台灣!

2014-08-25 06:00

馬政府把自由貿易協定(FTA)當成救經濟的萬靈丹,但台灣受制於中國的封鎖,要與外國簽訂FTA,必須獲得北京的首肯。因此,馬政府在與中國簽署ECFA後,仍欲奉送服貿、貨貿、自經區,百般獻媚,企盼通過北京走向世界。事實證明,這是一條走不通的路。

馬政府的最大錯誤,在於一廂情願認為只要我方不踰越中國的一中政治紅線,就可以與其他國家協商經貿合作事務。殊不知中國的「一中原則」是至高無上的,不僅在主權上堅持,更擴及經貿範疇,因此,台灣要與他國簽訂經貿協議,必須先與中國簽署類似協定,才輪得到其他國家。否則,不但政治意涵較淡的經濟合作協議免談,適用主權國家之間的FTA,更在禁絕之列。

所以,在服貿中止,貨貿談判延宕,自經區原地踏步的情況下,中國顯然感到不耐。因此,經濟部長杜紫軍雖然表示,台灣與其他國家談判自由貿易協定「不需經過對岸同意」,但近期台灣對外經貿接觸卻屢遭中國阻撓。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日前公開反對台灣與馬國簽訂FTA。前經濟部長張家祝七月初密訪緬甸洽談台緬投保協定,因緬甸害怕中國壓力,要求我方低調,不能公布行程。預計八月中成立的金邊台貿中心,也因冠上台灣稱謂,儘管設立工作已大致完成,卻仍破局。

由此可見,中國最在意的是台灣的對外活動,必須框限在其主權之下。它勢必造成兩種嚴重後果︰一,馬政府對中國的一切經貿協議,ECFA、服貿、貨貿、自經區若順利推動,台灣的產業將淪為中國附庸,失去經濟自主性,則政治、文化與社會等層面也都將被中國滲入宰制,台灣因此成了沒有殖民地之名的殖民地。故而,台中相關協議簽署時,將是台灣實質淪亡之日。此所以太陽花學運崛起,青年學生與社會各界人士不惜佔領立法院,圍攻行政院,誓死反對通過服貿協議。其二,若是相關協議在台灣人民的反對下胎死腹中,馬政府又不肯抗拒對岸壓力,走自己的路,那台灣將被世界經濟整合拒於門外,成為亞細亞的孤兒。

故而,只要想通過北京走向世界,不論成功與否,台灣經濟崩解,乃遲早之事。但馬政府明知此路不通,卻又恫嚇國人,中韓FTA年底即將簽署,我若不搶得機先,通過服貿,經濟發展勢必落後於南韓。然而,此一論調嚴重昧於事實,台灣整體經濟力量早已落後南韓,出口總額在一九九四年輸給南韓,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在二○○五年也被南韓趕上,從此差距愈拉愈大,南韓已加入富國俱樂部,與台灣不在同一等級了。而南韓在超越台灣的年代,仍未與歐盟、日本、美國、中國、東協簽署FTA,可知經濟崛起與FTA多寡無關,主要是自身的產業發展、技術提升,以及品牌、創新。

南韓經濟以大財團為主,政府更以政策、預算、貸款等強力扶植,產業強項包括汽車、電子、家電、鋼鐵、造船等,製造能力強,而產品除了價廉外,品質的改進與差異化,均可贏得消費者青睞。因此,南韓的勞動成本雖然高於台灣,但產品卻行銷全球,攻城掠地,成果卓著,讓台灣望塵莫及。以三星為例,其手機市佔全球第一,乃是靠著優越的技術與設計能力,與一流的品牌行銷,而非關稅的高低。同樣的,在其他品牌紛紛崛起之際,三星的成長陷入泥淖,市佔率大幅滑落,這也跟FTA數目不相干。

總之,國家經濟崛起的根源,基本上是產業競爭力,而非FTA。過去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如此,南韓的漢江奇蹟如此,現在的中國也是如此。振興經濟的良策,就是壯大產業競爭力,只有建立強大的產業,推動FTA才有加分效果。若是不求產業轉型與技術提升,只能替人代工組裝,則簽再多的FTA也是枉然,只是數目好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