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醫學倫理的人文精神

2006-07-05 06:00

■ 戴正德

這幾天台灣的主要報紙都有討論醫學倫理教育的文章出現,令人欣慰,但另一方面卻也令人憂心,因為我們有逐漸把醫學倫理學問化及條文化的傾向。

倫理是一種情操,一種態度,一種認知,也是一種修身,它不能只以學問來教導。把它變成了學問,可以製造出很多理論家,卻沒有實行家。

條文化的結果也是倫理的法規化,雖然它可以幫助一個醫者去認識「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它卻是外在的要求使然,不是出自內在倫理的人文情操。

最近我們常聽到人文精神,而在醫界更有「醫學人文精神」這個說詞。什麼是人文精神?有人把人文與音樂、美術、戲劇、小說、詩歌…連結在一起。的確,浸淫在這領域的人之人文氣息,有可能比一般人更為豐富。也有人把人文定義為:重視人的尊嚴,強調人的價值,並把人與萬物平行化;這也沒錯。

人文精神最根本的意義,筆者認為,就是一個人感動的能力:當看到一幅美麗的圖畫,或聽了一首動人的歌曲或詩詞,會不會有心有戚戚焉的感動?看到一位受苦受難的人正忍受痛楚,會不會有惻隱之心的憐憫與不捨?如果有,就是具有人文精神的人。

人文精神,除了感動的能力,也是惻隱之心的表現,也是去愛、去關懷別人的勇氣。

當德瑞莎在加爾各答看到貧苦小孩病入膏肓挨餓呻吟,躺在街尾奄奄一息,她馬上停下來加以擁抱給予救治,分享愛的溫暖,這就是醫護人文精神的表現。

人文精神,內在的就是被感動的能力,自己感受到啟發而改變思想行為;外在的則是感動別人的能力,也就是因為你的一言一行而使別人感受到生命的力量與奧秘。每一位有人文素養的人,都應有此感動與被感動的能力。

人文倫理教育,就是要培養一個真誠感動的能力,不只感動,也去感動別人。換句話說,沒有心,就不是愛。有口無心的,有行無心的,只有外在表現卻沒有內心感動的,都不是真的人文精神;用心才能有真的感動,也才是真的人文精神。

倫理教育要成就的是什麼?不外乎這個被感動也去感動的能力,是惻隱之心的培養。因此,醫學倫理教育除了言教之外,也必須著重惻隱之心的感動。把醫學倫理學問化或條文化,當然有幫助,但是倫理教育的終極目的在於愛、寬容與憐憫的培養,我們需要一個不只為自己、也為別人的社會教育環境。

(作者為中山醫大醫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