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澄社評論〉民主與經濟

2014-06-16 06:00

◎ 林佳和

德國諺語說:有錢救不了愚蠢。然而,努力經營事業、用心賺錢的企業家,還是值得欽佩。日本現代化推手福澤諭吉,在自傳《頑童》中說到:軍人的彪炳功勳,政治家的飛黃騰達,有錢人的囤積財富,都是一生癡狂追求的目標,乍看俗不可耐,其實有過人之處,絕不該是世人的笑柄。

但是,如果企業家也想對政治說三道四,對民主疾言厲色,只以自己的利益出發,不顧法律、不管憲政,甚至附和政治謊言、盛讚壓榨人權的壞主意,時時不忘以經濟為名的政治恫嚇,那就令人敬謝不敏。在台灣,力推不存在的九二共識否認六四天安門暴行,說沒有服貿會亡國,講民主不能當飯吃,只會內地長內地短,不都是這樣的邏輯嗎?

有反民主傳統的企業家實不在少,納粹時代,慕尼黑黨部就掛著亨利福特畫像,這位美國汽車大亨每年匯五萬帝國馬克給獨裁者當生日禮金,至少為希特勒製造了七萬八千輛軍用卡車,甚至出版《作為世界問題的國際猶太人》一書,為反閃族主義當馬前卒。

在威廉夏伊勒見證下的法國第三共和,街上流竄的極右派暴力團,背後都有大企業與金融集團資助,大老闆們甚至親自出面嗆聲,勸法國人擺脫議會民主,改支持極權政體,最好是德國、義大利的法西斯。哲學家尼采說:金錢與財富是權力的槓桿,沒有錢,不但沒有革命,其實也會沒有獨裁者,實在所言不假。

從ECFA、服貿到自由經濟示範區,吾人所面對的,其實是相同挑戰:跨國企業成為當代「定義力量」(Power of Definition),他們不只想定義國際資本分工體系,甚至想介入國內政治與社會秩序,直接左右民主與憲政、人權與法律。政治經濟學認為,沒有政治不經濟、沒有經濟不政治,民主與經濟,當然不需要是互斥,但經濟發展卻不能跳脫民主、藐視人權、毀壞憲政,台灣社會與人民,豈可不慎。(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