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黃國昌/國民主權 破除「一國兩區」的最佳利器

2014-06-16 06:00

黃國昌 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一席「台灣前途由全體中國人共同決定」的發言,引爆台灣國內一陣譁然。絕大多數台灣人民顯然無法接受這種蠻橫無理的立場,說得直白一點,中國共產黨連中國自己的前途都不讓中國人民決定了,更沒什麼資格主張台灣前途必須由中國人民決定。除了兩蔣時期以「反攻大陸」的囈語所包裝的謊言之外,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也沒有瘋狂到想要去決定中國的前途。

即使從統戰的角度來看,范麗青的發言可說是十分愚蠢,不僅進一步加深台灣人民對中國政府的不滿,其所造成的反彈,更使得即便是心存「化獨漸統」終極目標的馬英九,在閃躲了半天之後,最後還是要被逼得透過發言人作出「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共同決定台灣未來」的宣示。當然,事後許多網友的打臉文,都明白點出馬英九其實早在二○○六年接受外媒專訪時,就曾附和中共所提出「台灣問題由兩岸人民共同決定」的主張,狠狠地再次揭穿馬英九虛偽的假面。不過,由於中共的野心、馬英九的謊言,以及二者間的強烈連結,老實說也早已不是什麼新聞。這次的事件,除了讓台灣人的主體意識更為凝聚鞏固之外,也提供了我們再次重新審視「國民主權」這個憲法上最高原則所具有之意涵的機會,並有助於破解我國現行憲法所存在的內部邏輯矛盾與虛幻不實。

重新審視「國民主權」的意義

一個單刀直入的問題是:我國《憲法》第二條所謂「主權屬於國民全體」之「國民」,其範圍為何?是否包括目前在所謂「中國大陸」的人民?這個問題,絕非是法學家於研究室中所進行的抽象概念演繹,而係直接涉及我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存立基礎,而具有本質上及現實上的最高重要性。對於這個問題,除了業已淪為歷史遺緒的「國民黨法統」之外,無論由何種觀點來看,答案當為「台灣兩千三百萬國民」無誤,根本不包括所謂「中國大陸」的人民。也因此,我國的未來由這兩千三百萬國民決定,本為至明之理。

由此切入考察,我們也才能清楚地認知到《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的虛幻。質言之,所謂的「大陸地區人民」,既非我國國民,更與我國主權無涉,純粹就是一個就憲法而言毫無意義的詞彙。「大陸地區」可能是一個歷史上的概念,也可以是一個地理上的存在,但不具有任何憲法上的重要性。這個概念在我國憲法增修條文中之存在,可以說是一九九一年第一次修憲時,囿於當時台灣甫開始第一小步的民主化,尚未徹底擺脫所謂「中國大一統」遺毒下的產物。在今日觀之,所謂「大陸地區」根本就是一個虛幻的存在,我國早就沒有什麼大陸地區了,我國唯一可能的存在基礎,就是台灣。能夠行使我國主權的,也只有台灣人民。「大陸地區」在我國憲法中的虛幻存在,除了弱化這部憲法的威信,增加這部憲法與我國國民的距離之外,實在沒有什麼正面積極的意義。

也正是因為如此,筆者早已數度指摘馬英九總統對於憲法價值的看重,從不在於「國民主權」、「權力分立」及「人權保障」等真正牽涉本質上重要性的民主憲政存立基礎,反而選擇擁抱憲法中最為虛幻不實的部分。這次,馬英九在回應中國時所附加「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前提,其心中或許還是想著這個「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的虛幻二元存在;不過,我相信,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想的則是「國民主權」的原則。

國民主權,是破除「一國兩區」這個鬼魅的最佳利器。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