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鐵蹄,擋不住大江東流

2014-03-26 06:00

「馬卡茸總統」領導的「太陽餅馬戲團」,把手無寸鐵的學生抹黑為「暴民」,大張旗鼓地藉機「鎮暴」,幹出「台灣版天安門事件」,不僅國人一片幹譙,國際媒體也嚴厲譴責。人心向背的原因很簡單,從「張慶忠的三十秒」刺激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以來,大家並沒有看到學生有甚麼「暴行」,反而是政府的語言暴力不斷升級,最後化語言暴力為行動暴力。一如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事件,這根本是國民黨「暴政」下的「暴鎮」!難怪「暴鎮」之後,國際惡評、抗議連署、罷課風潮方興未艾。

國際媒體的報導應該不是「錯覺」。《時代》駐北京特派員指出,「台北的血腥場面令人回想到一個截然不同、更黑暗的年代: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國民黨暴力鎮壓反政府示威,殺害超過一萬人。」《紐約時報》指出,關於服貿協議的辯論圍繞著對於中國利用經濟進一步加強對台灣主權主張的憂慮。一位中國移居美國的經濟社會學者則指出:服貿協議是中台一體化的最後一塊巨大鋪路石,達成之後,兩岸和平統一水到渠成;服貿一旦簽訂,台灣經濟將被中國資本掌控。

儘管惡評如潮,馬政府依舊堅稱服貿協議絕不撤回,立法院本會期一定要包裹通過。所有質疑、反對的業者、學者、學生、民眾,都被這個「自絕於國人」的政府冠上無知、鎖國、不理性、引起不安等帽子。總統府所謂的「馬英九總統願在不預設任何前提下,邀請學生代表到總統府,就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議題對話」,以及周美青所謂的「政府覺得已經說過許多次了,但是人民既然有疑慮,就有責任再多說幾次」,恐怕又像江宜樺到立法院面對學生時,把爛講義再念一遍吧。

馬政府現在顯然在用「先鎮後拖」策略,利用權謀算計讓太陽花學運的氣勢再而衰、三而竭,甚至內鬨,失去社會支持,同時壓制在野黨。經過幾年跟共匪如膠似漆,馬政府已經交叉感染了國民黨威權遺毒與共產黨專政遺毒,他們總是目無頭家,他們永遠背對人民。他們只想用臭酸的政治宣導來洗人民的腦,甚至動員利益共同體的企業來恐嚇人民;如果人民還不當順民,想用公民權拆掉這個背離民意的政府,他們就搬出國家暴力來「法治」:以法「治」人民。

被台北地院無保請回的學生魏揚,其外曾祖父本土前輩作家楊逵的小說《春光關不住》描寫,水泥塊底下「壓不扁的玫瑰」找到一條小小的縫,抽出枝條來,還長著一個大花苞,「象徵著在日本軍閥鐵蹄下的台灣人民的心」。這是一九五七年楊逵在國民黨政治黑牢寫的,無疑是影射蔣介石的「中國軍閥鐵蹄」蹂躪台灣人民。在民主時代,「鐵蹄」當然更壓不扁玫瑰!而一九六○年被迫停刊的《自由中國》雜誌,停刊號社論高呼「大江東流擋不住」。在民主時代,「鐵蹄」當然更擋不住大江東流!

且看,港星杜汶澤在臉書為學生加油,立刻遭中國影視公司封殺。台灣藝人聲援學生者遭中國封殺,自不在話下。台灣人民萬一「被服貿」,下場就是這樣任人宰割!罔顧民怨強推服貿,以及為了服貿不惜讓學生流血,馬英九自己拆穿了「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騙局。這場流血「暴鎮」,促使愈來愈多人民覺醒,激勵愈來愈多人民抗爭。《彭博商業周刊》的評論稱,馬英九的處境類似烏克蘭落跑總統亞努科維奇。現在,馬英九政權日薄西山,似乎只剩下時間的早晚了。但台灣人民必須嚴肅提防,這位九趴總統會不會像亞努科維奇那樣「引清兵入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