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粗糙.粗暴.蠻橫.愚蠢

2014-03-18 06:00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昨天在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擔任主席下,於立法院聯席會議演出「送立法院院會存查」的反民主鬧劇,在國會全武行的混亂中,這紙影響重大的政治與經濟開門條款,是否如國民黨團宣稱的「視為已審查」?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任何一個上軌道的國家絕不會允許在毫無討論、不准修正改良的粗暴過程中,剝奪了人民表意的自由,全體社會必須對馬英九所領導的政府與國民黨,提出最嚴厲的抗議與譴責;並且要求今天立即提出妥善處理,否則社稷陷入動盪的嚴重後果,概由馬英九負責。

國民黨立院黨團承命在國會撕毀朝野協商達成必須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的共識,違反委員會排案慣例,聲稱將服貿協議逕送院會「存查」,徹底不顧程序正義的多數暴力,已經讓國會今後就此癱瘓、永無寧日,種下了惡果。無程序正義即無實質正義,自不待言。就問題本質論,馬政府率由少數幾個官員關起門決策,硬在去年六月由海基、海協兩會逕行「畫押」的服貿協議,攸關台灣上千種的行業別、數百萬人生計的大事,卻在政府粗糙輕忽的態度中,犯下諸多愚蠢且致命的錯誤。事後更罔顧眾多各行業經營者不斷提出警告,仍執意濫行,實在不可原諒。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鄭秀玲最近又指出一項新論據,不容主管部門再行搪塞卸責。那就是:二○○一年,兩岸先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中國與台灣的身分並不相同,中國是「開發中國家」,台灣則是「已開發國家」,因此,中國加入WTO的開放承諾是最基本的極少項目,與我方的開放承諾有明顯差距;但是,服貿協議卻沿用了這不對等的身分在洽談,導致台灣承諾的開放程度,遠高於中國承諾的開放程度。在雙方開放項目不對等的情況下,我方更因談判代表專業與警覺不足,竟開放了一些不該開放的項目給中國,致令國家安全受到強大威脅。

根據鄭秀玲整理的項目不對等對照表中,至少被舉出了政府將資料處理等服務開放給中國,將衍生我國人民個資被盜取,我方資訊安全受威脅的風險。廣告服務等行業開放,給中國藉由廣告分配的機會控制台灣媒體,影響我們的言論多元自由。通訊服務業開放給中國,讓中國容易掌控台灣每一位用戶(包括官員、立委)的個資。運輸服務業開放給中國,更是控制我國物資配送的渠道。航空器租賃業開放給中國,提供中國蒐集我方國軍及軍備設施等敏感資訊的方便,種種這些影響國家安全的憂慮,這個政府在蠻幹之餘,對於國人有任何起碼的說明與釋疑嗎?

國家安全是公共財,與國人切身的產業生存問題,因服貿協議的不對等開放,尤其是嚴峻的傷害。台灣的產業,普遍多為中小型企業,中資企業幾乎是大型國營企業,中資企業整合其上、中、下游業者來台經營的一條龍模式,其衝擊遠大於其他國家業者所帶來的威脅。

此一產業規模上的先天條件,如果再加上開放不對等,我方全境開放,對方福建省和廣東省局部開放;或不該開放竟開放、該爭取未爭取,台灣少數特定企業五花大綁去中國打拚,中國國企卻可全面進入門戶大開的台灣,宰殺所有產業,這淺顯易懂的道理,誰會看不懂、想不清楚?這也是坊間各種民調都顯示:多數國人希望嚴審服貿文本,必要時重新談判的堅實民意所在。

但是,昨天,這個政府軟土深掘,將人民直接曝於險境,毫不在意。張慶忠的行徑,竟然得到行政院「感謝辛勞」,這已經是把民意當作糞土。昨天開始,公民團體已經在立法院前展開靜坐,表達最深沉的抗議。我們也將呼籲全體國人必須正視這個最危機的時刻,當民選政府已經毀壞民主機制時,其先前的權力授予也已不復存在;換言之,這個政府已經失去了繼續治理的正當性,那麼人民就必須站出來訓令違法總統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