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低薪國恥 服貿國難 融中國亡

2014-03-11 06:00

◎ 黃天麟

台勞四處跑,為的是尋求一份工作及較高薪資。連藍營市長也不得不大嘆「低薪是國恥」。為此,馬總統馬不停蹄到處要求企業加薪,並釋出產檢假、陪產假以求人民的「小確幸」。這些都屬揠苗助長之奧步,只想讓人民爽於一時。

有用嗎?馬政府真的不知低薪的由來?不,他只是想藉此轉移焦點,掩蓋國共推動的「服貿」、「自經區」等不可告人的「終統」謀略。

某科技部長說,「員工沒創新,加薪不可能」。但沒創新的原因,如產業外移、國內不投資、廠商吝於研發,即絕口不提,因為一提便衝撞到總統的「融中」政策。

藍媒將其歸責於分配不公,受雇員工薪資報酬占GDP比下降。但為什麼會下降即不進一步說明,因這是它們十幾年來一直鼓吹廠商西進、結合中國的結果,一提必涉及到他們「中國意識形態」的痛處。

教育制度出了問題嗎?教改越改越亂是事實,但從年輕子弟在國際科學奧賽、發明展屢屢奪冠來看,顯然言過於實。政府不應輕信廠商之言。

「鎖國」的指控也是毫無道理。台灣一向對全世界開放,台灣的經濟自由度遠遠領先韓、日、中(台17名、日25名、韓31名、中國137名)。弔詭的是,因台灣過度利用中國資源,致忽略了最重要的創新和轉型。「韓國積極推FTA,所以經濟趕過台灣」的說法也是無稽之談,因韓國早在與歐美各國簽FTA之前就已超越台灣。

更離譜的是,藍媒常把低薪、悶經濟諉過於藍綠的惡鬥與虛耗。這是「做賊喊抓賊」伎倆,馬政府在五年期間就與中共簽訂了十九項協議,其效率之高,環視各國無人能出其右。該慨歎的是,「反對黨的制衡」哪裡去了?就是缺少在野的制衡,才讓馬政府能毫無忌憚地向終統的一中市場狂奔。

那麼,低薪的真正原因是什麼?真正原因是台灣經濟被邊陲化。一中市場與台日、台美、台歐市場不同,它對台灣言是「同文、同種、大小懸殊」的市場。因之,對台具強烈的磁吸效應,結合越密,吸力越大,馬政府的大開放、十九項協議,提供了中國吸納台灣資金、人才、技術更直接快速的管道(日、韓、美因語言、文化不同無此問題),加速了台灣成為大中國經濟體邊陲的過程。邊陲體的「邊陲薪」必然是低薪。

若在野仍不振作,讓服貿闖關,即ECFA(終極殖民架構協議)之殖民架構必日臻完備,偏低的「邊陲薪」會更進一步定著於台灣。到時,何止是國恥,亡國之日亦將不遠!(作者曾任第一銀行總經理、董事長及總統府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