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看中國臉色的「中心夢」將付出可怕的代價

2014-01-20 06:00

馬政府計畫發展台灣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因此鼓勵人民幣存款、發行寶島債、推動雙幣別ETF(即同時以新台幣、人民幣計價的指數股票型基金),作為很多,來勢洶洶,顯然志在必得。然而,近日來台訪問的英國倫敦金融城市長吳斐娜(Fiona Woolf)卻直言,台灣沒有發展人民幣離岸中心的能力。倫敦也想爭取為人民幣離岸中心,與台灣形成競爭關係,因此吳斐娜的看法未必可信,但馬政府建構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政策動機與利弊得失,確有客觀分析的必要。

事實上,剖析馬政府的經濟戰略要旨,無非是將台灣經濟與中國連結,而人民幣離岸中心乃是必要的一環,其他尚有ECFA、服貿、貨貿等協議,一旦架構完成,台灣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將確立成為邊陲對核心的運作模式。但由過去的經驗來看台灣經濟連結中國的得失,吾人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台灣凡是必須依賴中國或看其臉色才能成功的產業或政策,多數是以失敗作為結局;而成功的那少數,則是必須付出削弱主權作為代價,因此表面看似成功,實則仍是失敗的案例。

而人民幣可能成為國際準備貨幣之一,若能成為中國之外的交易結算中心,利基確實不菲,然而爭取的國家與地區者眾,其中以台灣、香港、新加坡、倫敦、紐約最為積極。若論金融環境與能力,我國恐怕是最落後的,因此,台灣要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要件,就是取得中國的特殊待遇。但是,要中國壓抑香港、捨棄新加坡、倫敦、紐約,而就台北,台灣必須付出多少代價,不言可喻。換言之,即使台灣在中國的首肯下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在實際利害上恐怕得不償失,甚至賠了夫人又折兵。

近二十年來,執政者提出很多大夢,譬如亞太金融中心、營運中心、轉運中心等等,規模宏大,引人入勝。但直言之,在中國尚未崛起時,它們或許還有成功的機會。但當中國的經濟力量茁壯,成為國際市場的主要角色,加上台灣逐漸加深對中國的依賴,這些「中心夢」就注定了破滅的結局。除了在宏觀的政策上,中國必然以消滅台灣主權為最後目標,不可能在我不退讓主權下配合台灣建構各類中心,而馬政府縱然有意以主權作為交換,但在主流民意的反對下,亦無專擅的空間。

即使就個別產業而言,一旦必須依賴中國,才能苟延殘喘,同樣也注定沒有好下場。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四大產業中的面板、太陽能、LED,因為中國的擴產與競爭,導致價格崩跌,嚴重虧損,淪為慘業。

尤其,面板需仰賴中國的採購,但中國已決定扶植自身的面板業,將逐步減少對台灣的採購,此乃四大慘業中,面板雙虎固然已轉虧為盈,但股價猶在歷史低檔盤旋,大幅落後於太陽能、LED,對DRAM更是望塵莫及。

不可否認的,台灣與中國的經濟互動,已由垂直合作變成水平競爭,由夥伴轉為競爭者,因此除非中國別有意圖,否則不可能再讓利給台灣。故而,台灣經濟的出路,絕不在於那些向中國乞憐的產業與政策,必須發展自身的優勢,提昇研發、創新與製造能力,走上瑞士發展精密工業之路,才是正確的策略。台灣的根基與希望在於製造業,在量的方面我固可能非其之對手,但在質的方面,我們擁有中國尚難匹敵的核心技術、研發能力與優質人才,堪與全球競爭。

例如台灣有很多產業的隱形冠軍,潛藏在不起眼的角落,掌握關鍵技術與製造能力,或經營自有品牌,或為全球知名大廠的供應鏈,撐起台灣產業半邊天。這才是台灣競爭力的根本。

目前外銷訂單逾半在海外生產,導致國人實質薪資倒退、貧富差距愈加懸殊,當務之急乃是鼓勵製造業生根與回流,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才能擺脫經濟沈淪的噩夢。至於那些虛華不實、必須看中國臉色的各種「中心夢」,只會導致經濟崩壞,應該畫下句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