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們又被偷走一年了

2013-12-27 06:00

◎ 黃天麟

網路「十大惡人」票選,以代表作「被偷走的那五年」馬總統榮登惡人之冠,這表示了過去五年生活在台灣的許多人都苦不堪言,尤以今年為甚。何以至此?一言以蔽之,是馬政府「終極統一」下的必然。

為什麼是「偷」?因為五年來馬政府把台灣的資源、主權,以「偷帶騙」的方法交給中國,黑箱作業的「服貿」是其中一例。日前,國民黨某召委還企圖在週四將「服貿」暗度陳倉,這不是偷,是什麼?

二十三日,在年代新聞面對面節目中,有位財政專家說,ECFA已從台灣抽走了六百億美元(約等於一兆八千億台幣)資金到中國。這一數字可能還是低估的,只算今年二月開放的DBU人民幣存款,至十一月就已達一一七二億人民幣,以此速度,全年應會超過二百億美元,若再加上OBU人民幣存款(三七八億人民幣)、寶島債、對中國的直接投資、證券投資等等,可以斷定今年被「偷」的情況最重,國家不「慘」才怪。

二○一三年對台灣的年輕學子而言,是最「悶」、最「慘」的一年,他們快快樂樂畢業,立刻面臨22K的「慘薪」。今年我國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已經落到只有韓國的三分之一,還得面臨高達十四%的失業率。在亞洲四小龍中,薪水最低,失業率卻最高。

一般的薪資階級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有三五七萬人的收入不到三萬元。平均薪資已倒退到十六年前水準,且根據人力銀行的調查,上班族平均每月工時比法定工時多了四十一小時,勞工不是貧窮,就是過勞。

股市無量,也使四百萬股民慘到極點,不是套牢就是慘賠。馬政府上台時指數還有九千五百多點,現在仍在八千五百點之「天險」上下徘徊。五年來馬政府所推的如TDR、寶島債、DBU人民幣存款、金融業西進等等政策,無不肥了財團瘦了蒼生,富五%與窮五%的所得差距竟逾九十六倍,無殼蝸牛也只好望豪宅而「驚」歎。

當我們送走「被偷走的二○一三年」之時,全民也在問,二○一四見不見得到曙光?關鍵在於「服貿」,若馬意得逞,「服貿」於明年三月闖關,即台灣之經濟活力必盡失,庶民得有覺悟來迎接「被偷走的第六年甚至第七年」,除繼續忍受22K「慘薪」外,連老闆也會換成中國人,過實實在在的ECFA(Eventual Coloniz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生活,即終極被殖民的生活。

(作者為前總統府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