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流行詞組的國共制台

2006-05-30 06:00

■ 黃德源

世上最悲哀的事,莫過於不自覺地站在他者的立場,盡說些不利於自身發展的話。之所以如此,源於哲學上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我是誰?」

「我是誰?」不僅關係一國人民的自我認同外,更涉及「人」究竟如何將自己的生命向度在歷史脈絡中進行定位。

一直以來,台灣的被殖民命運,使得生活在這座島上的人民從不知「主體性」為何物?日本殖民統治時,我們是「偉大的皇民」;國民黨統治時,我們又搖身一變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至於現在,誠如李前總統所言,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對「台灣主體」欠缺認識的引領下,「台灣人」一詞反而與「被污名的本土化」以及狹隘的民族主義劃上等號。如此一來,更使得「台灣人的認同建構」出現前所未有的「污染」。

具體而言,這些「污染」包括馬英九之流的「中國史觀支持者」,企圖重新掌握對台灣歷史的詮釋權,以及中國政府擴大慶祝「台灣『光復』節」等,都是將台灣主體併入「中國史觀」而成其一部分的文化鬥爭。

其次,除了馬英九「連結台灣」與中國「『光復』台灣」史觀唱和外,全球化所倡導的「自由移動論述」,亦被其包裝成「主權國家終結(或削弱)」的歷史必然;這些,更與國內主流的「新古典經濟學」一脈相連。在這樣的連結下,兩岸交流(或整合)就成為沛然莫之能禦的大趨勢,至於任何阻撓其進展的力量,不是「鎖國」,就是「島國心態」。

若將上述以華麗的詞藻包裝,並賦予一組與之對立的詞語,例如「掌握契機/鎖國心態」、「全球公民/島國思維」、「大中華經濟/淺碟式經濟」、「進步樂觀/倒退悲情」,不難想像,其腐蝕台灣主體意識的效果將深植人心。

面對這些有意識地透過語言、符號整編起來的「權力文化網絡」,「樸質(或沒有主體意識)」的台灣人,卻往往習焉不查,不但全盤繼受,甚至洋洋得意,自以為學到「最先進」的詞藻,以證明自己不是笨蛋。

日前民進黨福利國連線成員李俊毅所主張的《中國政策決議文草案》,正是陷入此種邏輯而不自知的憨仔!其主張「政府因應全球化的挑戰,不應採取鎖國政策思考,過度干預管制人民經濟活動」,正是落入前述「權力文化網絡」中而洋洋得意的顯例。

姑不論李俊毅的動機,是否有與陳水扁進行分割的政治企圖,端看其所使用的語言以及主張,就可明瞭其「再製」(reproduce)國共文化主張的無知。

看來,台灣人民要能真正作自己的主人,「我是誰?」這個問題,還有得問的呢!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