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服貿警備總司令部

2013-11-14 06:00

◎ 陶延生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之前對於「服貿協議」數次記者會與公開信的憂心疾呼並非無的放矢。本社月初出版一本書,書中指控包括已卸任或仍身居要職的中共高層,涉入有關十世班禪政治暗殺的陰謀,情節深入細膩,甚至令人懷疑其真實性,但作者為此公開聲明,如果中共當局或任何人對於書中所指控的認為不實而向任何法院提告的話,他願為本書內容接受包括中國在內的任何國家法院傳喚。

這本在民主國家台灣發行的書,應享有言論自由,然而本社根據經銷商的反映,某知名代表性連鎖書店因考慮在香港與中國發展,對陳列販賣本書持保留態度,僅願建檔接受客訂,迄今未在此類書籍陳列區中陳列本書。而機場及自由廣場的書籍販賣區,中國不可能販售的港、台出版的有關中共內幕的書籍,一向是陸客的最愛。該書店協理認為本書很有賣點,已下單進書,不料上架時,老闆卻認為事涉敏感,令其全部下架退回。

郝明義先生與其他出版人擔心服貿協議簽訂之後,圖書發行的正常通路只能銷售「上面」所認可的書;其實服貿尚未簽訂的現在,已經瀰漫「戒嚴」氣氛,某些通路的「警總」已經出現。

經歷過戒嚴時代的人都知道,警總查禁的書,就是揭發事實真相的書,就是政府不想、也不敢讓你知道的真相。如果內容毫無根據,國民黨文工會及警總根本不會查禁,只會提告。當時外有警總查禁,經銷商及書店經營者內心也有一個「小警總」,生怕為自己帶來麻煩,自動放棄不賣。還好有許多「不怕死」的經銷商、書店、書報攤販售所謂「禁書」,讓真相得以陸續攤在人民面前,否則台灣的解嚴、民主化還不知要到何時。

現在已不用「警總」伺候,書店通路只要揣摩「上意」,心中的「小警總」就會自動啟動,自動過濾,比起戒嚴時代更有效率得多。「服貿協議」尚未簽就已經如此,一旦簽訂,台灣圖書行業將伊于胡底?

(作者為出版社發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