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兄弟象背後 你沒注意到的事

2013-11-12 06:00

◎ 黃天麟

週六(9日)兄弟象告別賽,賽後繞場灑淚謝幕。國人請別錯怪球隊、球員,因為那是台灣經濟邊陲化必然之結果。若不是廣大民眾的平均薪資退縮至十六年前水準,消費能力下降,球隊怎會愁觀眾之不足?台灣職棒之興衰,只是近代台灣經濟史之一面寫照!

君不信,請看看近日發表的經濟數字。行政院公布今年第三季經濟成長僅1.58%,在亞洲敬陪末座(註:年初還謊言可達4%以上);7日財政部又公布十月出口衰退1.5%,景氣指標已連續三月亮出瀕臨衰退的黃藍燈(註:嚴格講,應已連續26個月),象隊之熄火其來有自。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2001年政府屈從財團及傾中學媒的強大壓力,一舉開放七千多項製造業赴中國投資,開啟了台灣經濟被中國邊陲化的厄運,國內投資大幅萎縮,國內投資率(國內投資/國民生產毛額),從1992~1999年間平均25.56%,衰退至2000~2007年的21.48%;馬政府的全面開放與ECFA的融中政策加速了此一趨勢,2008~2012年間的國內投資率進一步跌至20%的非正常國家水準。

企業並不是沒有投資,只是他們的投資轉移到中國;企業並不是不知研發創新之重要,只是資金都已用在中國的量的擴充,犧牲了升級的機會。台灣製造業附加價值率,由2001年的31.21%,十年後降至24.18%;附加價值率下降,連動到薪資,1992~1999年間,我國的年實質平均薪資成長率尚有2.69%,但在2000~2007年間即降至1.77%,全面開放及ECFA的2008~2011年間,即變成負數(-)0.44%,今年1至8月實質平均薪資更跌減(-)0.94%,不如1998年水準,經濟焉能不悶。

象隊之熄火與運將劉進義之自殺,看似兩件完全不相關的事件,但卻有相同的經濟底蘊。對中國過度的投資與生產基地的外移,同時帶去了近200萬的台幹與台勞,少了這200萬人的消費後,計程車少了乘客,職棒少了觀眾,運將的月收由過去之四萬減到二萬,球隊即入不敷出。馬總統常說,對中國之開放引進了258萬人次的觀光客,但請國人不要被「馬氏只算加不算減的騙術」所誤導,不計金額,258萬人五天來台消費(258*5=1,290),只是200萬個台幹台勞一年300天(扣掉休假返台的保守估計)在中國消費(200*300=60,000)的46分之一,這還未算進因產業外移,國內實質薪資所得減少所衍生的全體國人國內消費減少的損失;可謂肥了財團,賠了眾生。

台灣可以全面向全世界開放,亦可以與全世界結合,唯獨不能向中國全面開放,更不能奢談統合。因為,台灣與中國語言文化相同,大小過於懸殊,結合立刻產生大吃小的「中樞(中國)--邊陲(台灣)」效應。ECFA之簽署加速了此一效應,前車之鑑,台灣還要「服貿」嗎?(作者為前總統府國策顧問,曾任一銀董事長、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