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雞腿、雞脖子與雞屎

2013-11-05 06:00

鮮少人察覺,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已經陸續有和平論壇、國共論壇,以及昨天開始的紫金山峰會,密集邀約台灣各界人士絡繹於途於中國。這些論壇與峰會,外加博鰲論壇、海峽論壇,被稱為中國對台五大統戰平台,到底在中國對台戰略上被放置在什麼位置?扮演何種角色與功能?最近又為什麼頻頻針對台灣特定人士促進互動?國人不能沒有基本認識。

十月十一、十二日在上海召開的首屆和平論壇,不僅國民黨中生代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是台灣方面籌辦的關鍵人物,引起不小政治聯想;若干台派智庫、獨派學者也成為會中要角,被視為是對岸涉台部門延展觸碰鬚角的突破。十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南寧舉行的國共論壇,對象雖是老字號,由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率領國民黨高幹,前去與第一次出面的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對話,然設定為馬主席授權的傳話遣使定位明確。這兩天,由前副總統蕭萬長帶隊,幾乎把國內主要企業主一網打盡的峰會,是轉型後的首次舉辦,則是朝貢取利路徑的延續。

在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召開前夕,看待這些互動,要從中國的布局來探索。大家都會說,中國總是先訂原則、再談細節,落實在現實上的操作,則是以非正式取代正式的方式,來設定中國要的議題,排除對手想談的議題。之所以非正式,可以降低對手警覺,讓原本應該雙邊磋商才能敲定議題的程序,得以由中方單邊獨立完成。最近這三次兩岸拜拜,就是非正式,台灣各界人士不覺有異,以為是去應酬,但中國藉此布政治談判的局,則已經開始。

證據是什麼?先看和平論壇,儘管標榜與會者紅藍綠都有,但會中共達成「十項共同認知」,包括應該協商兩岸和平發展框架、釐清兩岸政治定位、建立軍事安全互信機制、促進兩岸領導人會晤、探討兩岸和平發展機制,這些高度敏感的議題全部在列,則標榜本土的人士與中國有此共同認知,有背書的意思嗎?這與稍後舉行的國共論壇共作成「十九項共同意見」,在內容與角色上有何不同?同理可以推論,紫金山峰會五日結束,同樣也會有書面結論,蕭萬長等於領頭畫押,三百名台商是現成布景。

看到台灣這些政商名流的興致高昂,其實不外兩大人性弱點,一是過氣政客重獲虛榮,二是商賈去討實惠,什麼謀求兩岸穩定發展、為台灣經貿找出路的自我貼金,全都省省吧!但問題是,當中國透過這些同席共商的場景,把所謂一中框架、國內關係、加入WTO三原則在無異議下的會場上再三宣布時,我們這些去謀個別算計的各方人馬,究竟又得到了什麼相稱的報償好處?

打個比喻,如果中國透過統戰平台邀請台灣政商界前往論壇的行動,是上桌分食全雞大餐,則中國經由議題設定的掌握主導權,拿走的全是最精華的雞腿與雞胸肉;國內政黨與大老闆們這些階層,僅得以特權身分就近搶到雞脖子、雞翅啃食餘味;由於台灣的利益被當作伴手禮送出,因此雞腸帶屎等廚餘全留給了台灣人民。這幾乎已成為這五年來兩岸協商交易的模式與通則,服貿協議談出如此不對等的喪權條款,不就是例證?也莫怪台灣因此受損的相關行業業者這陣子以來的憤怒抓狂了。

刻正登場的紫金山峰會,蕭萬長與江丙坤兩位在台灣本不同道,竟在中國號召下可以被迅速整合、分任峰會的正副手;再看所謂的中國台商組織近來回台動員國會的種種,都是真實存在的若干台灣人面貌,應驗了一個銅板是不會響的道理,中國的策略能推得嘎然作響,當然有原因。

說透了,兩岸黨國權貴資本主義的問題本質正是:有人去啃雞脖子,卻要把雞屎留給大家收拾。你,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