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芝山巖 潘光松 六士先生

2006-04-14 06:00

■林潘美鈴

近日有許多討論「學務官僚遭難之碑」遷移爭論的報導,卻很少人知道這事件背後有段令人不堪回首的歷史悲劇。

此事件俗稱「六士先生事件」,六士指這六位被殺的日籍老師,這六位教師於一八九五年六月中旬來臺,於九月間在芝山巖惠濟宮開始授課,並自己學習台語。被殺之前夕即十二月三十一日,他們前往當時擔任士林保良局主理(局長)的潘光松家拜訪,當時潘光松曾告誡他們外面紛亂不安要他們留住潘家,明日一早才坐渡船去台北拜年。但他們自認只是教師且懂得武術,執意自行返回芝山巖,次日去坐渡船期間招來殺身之禍。

事發後,潘光松立即被日本政府指控他未盡其保護六士之責的罪名,在沒有公開審判即以「斬首」治罪。小時候還曾聽我的祖父(潘光楷,光松的堂弟)敘述光松伯公家裡的「查某嫺」先將身首縫合為完屍然後埋葬的淒涼故事。事後潘家面臨日本政府抄家的困境,許多家中壯丁只好暫離家園出外避難。光松伯公的直系後代在日據時代受了很多委屈,實非外人所知。

日本政府當時任命潘光松為保良局長因為他是士林開基祖潘永清之長子,潘家一向熱心地方公益及建設,對芝山巖及士林新街規劃或台北城門建築都出錢出力,從台北僅存的承恩門歷史證據可考,潘永清在漳泉最後一役,雖然潘家領導的漳人勝利,但永清祖認為唯有族群融合才是在台灣安身立命之道,誓言絕不再械鬥要相安共處,並題字「洞天福地」於目前芝山巖步道旁的岩壁上,以示決心將台灣建設成人間仙境如「洞天福地」之意。

光松伯公被日本政府指派時百般無奈,但他為了保障地方人民權益及安全只能勉為其難,竟被誣判斬首,實在是亡國者的悲哀。當今許多人對遷移此碑有不同意見,作為潘家後代認為此碑留在事發原地才有其歷史意義,潘光松是不是抗日英雄,傳言甚多,還有待歷史學家考證。但他確實是亡國時代悲劇的犧牲者,追念先人更不可忘記歷史的教訓。(作者潘家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