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我們不想轉到花田系

2012-12-21 06:00

◎ 謝竹雯、劉亭攸、盧柔君

在台大人文大樓的建與不建間,存在著無數的傲慢與偏見;在無數的傲慢與偏見中,有一群被犧牲的傻瓜。在校方與反對者的角力之下,人類系、哲學系、日文系、外文系、台文所與語言所的師生被犧牲了。

一方面,校方在幾次議案後,為了興建人文大樓的用地,要求人哲兩系暫時遷離,並允諾三至五年內再遷回總校區。於是,我們含淚暫離。三年將屆,人哲兩系盼到的只有一片供遊客拍照的花田,但人文大樓還是紙上作業,彷若永無兌現之日。我們深怕百大台大會無法實現一個曾許下的承諾。

另一方面,反對方不斷攻訐高度問題,並慣用「雖然人哲兩系很可憐,但是○○○更為重要」的句法,將美感訴求置於教職員與學生空間不足的窘境上,每一次的降低量體,都是壓縮教職員與學生未來的使用空間。再者,反對方強加對資本主義、對新自由主義的不滿於人文大樓上,彷彿美麗的大樓是可以解決種種社會問題的答案。如此而成的「天際線」與「人文精神」,不就是把為解決文學院各系所空間不足問題而犧牲的人哲兩系師生視若涸轍枯魚,給予急困待援的求生者一幅無法觸及的美景?

校方與反對方或各自有搬得上檯面的理由,但是在這兩方長期你來我往之下,最為無辜、無奈、無力的就是人哲兩系了。

自我們揮別系館,就失去了談判的籌碼,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應許予我們的人文大樓不斷被延宕。校園本應是安心鑽研知識的場所,而我們卻從校總區搬遷至水源校區,並因臨時系館是危樓,又得面對整修、再次搬遷與事後的凌亂。為了文學院,我們捨棄了最愛的、有著歷史和空間的獨立系館,而今必須在交通安全堪慮的總校區和水源校區間往返、等待。

為什麼情勢會走至如此?為什麼人哲兩系還傻傻地等待著當初的承諾與決議?還懇請談美、談藝術的師長,告訴我們真正的人文精神難道必須建立在人哲兩系的犧牲上嗎?對於社會的關懷,難道是坐落在計較天際線的高度上嗎?

(作者為台大人類系碩士班學生與碩畢生)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