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民黨黨產的228血跡

2012-02-26 06:00

◎ 李道勇

六十幾年前,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監察院長于右任都曾指出:二二八事件是日產爭議及大陸人掠奪日產所引起。為什麼?

一九四五年十月,所謂行政公署配合國民黨軍以「光復」的名義,「劫收」日本在台灣的公私產(價值美金三十億),他們搬去中國的,大多變成「投共資匪」,搬不去的,就成為非作歹的「黨產」。

他們將台灣的民生物資一船一船的運出,卻運回一船一船貪婪的中國人和一群群的貪官污吏,他們日夜印製「台幣」,搶購台灣的米、茶、糖、鹽、炭,台北一斤白米由一九四五年八月的二毛錢,到十一月漲到十元,到一九四七年一月漲為八十元。不到兩年,米糧就飆漲四百倍。台幣就這樣一路貶值,到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五日,只好以一元新台幣換四萬元舊台幣。

他們不但帶來「人禍」而且帶來「瘟疫」,二戰結束前,霍亂、鼠疫、瘧疾在台灣幾已絕跡,但一九四六年,天花竟流行一五六一例,三一五死,一九四七年擴為五一九三例,一七二五死。一九四六年,霍亂流行三八○九例,二二一○死,致死率高達五十八%。瘧疾感染率由日據時代的二.九%增加到四十%,全台有一百多萬人感染。

台灣人對著槍桿子,無可奈何,只能諷刺:「光復」歡天喜地,貪官污吏花天酒地,警察橫蠻無天無地,人民痛苦烏天暗地;轟炸驚天動地,光復歡天喜地,接收花天酒地,政治黑天暗地,人民呼天喚地。除了「誤天誤地」的打油詩外,還有以「五子登科」(房子、車子、金子、婊子、位子)挖苦接收官員「坐擁日人的房子、車子、錢財,日夜到酒家叫藝妓唱歌陪酒」;教室的黑板或車站的看板上,出現「三民取利,吾黨所宗」等文字。

「劫收」後一年四個月後,終於爆發「二二八民變」。所以說,「二二八民變」不是因共產黨煽動而起,也不是因省籍情結而起,更不是因為台灣人甘願為「日奴」,「二二八民變」不是因為有心人利用查緝私菸事件,搧風點火而起,而是因為黨軍「劫收」而起。(作者為城南文史工作室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