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如果劉慶瑞地下有知

2011-12-16 06:00

◎ 李敏勇

「你的棺漸漸地放下墓穴時

你的大女兒悲痛地哭喊

用眼淚找尋可阻止下棺的人」

這是詩人詹冰(一九二一─二○○四)悼念他的好友劉慶瑞的一首七十二行詩「悲美的距離」中的句子。其中的「大女兒」,即日前因宇昌案被指控捲入中國國民黨總統選戰打手的經建會主委劉憶如─這位出身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曾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的財經學者,難堪之狀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劉慶瑞(一九二三─一九六一)英年早逝,他是戰後在台大政治系任教的憲法學權威,與李登輝、彭明敏交好。更是德語詩人歌德和里爾克的愛慕者。學術和藝術兼具的他,留在許多台灣人心裡的完美形象,對照著被中國國民黨統治破壞殆盡的知識份子與藝術家的人格。

陷入政治風暴中的劉憶如不知道是否記得詹冰詩句中的那一幕。儘管當時她年紀小,但印在心版的父親形象,甚至也曾擔任經建會主委、財政部長的母親:郭婉容,也不至於此!

劉慶瑞的另一位台中一中校友,詩人陳千武(一九二二─),也在「悼念劉慶瑞學兄」的一首二十行詩「哀韻」,留下這樣的行句:

「不怕風雨掩蔽恬靜的夜容

祇怕無風的晚上,看見

慧星殞落,曳著

輝煌的光芒掠過我們的頭上」

劉憶如,妳父親是留下這樣身影的一個人,他在「李爾克隨錄」(他將Rilke譯為李爾克)這樣說「愛」:「人的決心是這麼不堅固,愛淪到這麼輕浮,人對死的感覺這麼無力,這是古來所罕見,在這樣的世間,在這樣的世紀,人怎樣才能活下去呢?」

劉憶如現象,以及許許多多知識份子、藝術家的官場現形記,反映了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政治之惡,這是為什麼不能再讓中國國民黨控制台灣國家機器最重要的理由!(作者為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