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澄社評論】母語殺手

2011-11-18 06:00

◎ 盧世祥

吳伯雄以未說客家話為由,質疑蔡英文「客家妹」資格,引起軒然大波。

戰後長期執政的國民黨,打壓台灣人母語的苛政猛於殖民政府,以致日本統治五十年,台灣母語仍得倖存;戰後至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卻宣告台灣母語瀕臨消失。有如識者所描述,原住民語幾近滅絕、客語進加護病房、台(河洛)語正在急診室。吳伯雄歷任黨國要職,形同當局摧殘台灣母語、「台灣人不(會)講台灣話」的共犯,居然以此諷刺蔡英文,難怪客家鄉親群起而攻之。

外來政權打壓母語,為害極大。因獨尊「國語」,其他母語被貶抑為「方言」,禁絕於學校、新聞媒體與官方場合。這種鴨霸排他的政策,炮製「說『國語』蓋高尚」的潛意識,導致母語奄奄一息。其禍害並未因民主時代鬆綁而終止,反隨當年母語教育被剝奪的學童長大為人父母,其下一代母語能力幾遭摧毀殆盡,許多阿公阿嬤只能與兒孫輩以「國語」溝通。

語言是人類寶貴資產,含有族群獨特而豐富的生活、人文、歷史、自然等資訊及經驗智慧。它包含人類心智互動結晶,多種語言並存,足以顯現不同族群思考及表達方式。對個人而言,通諳各種語言,不論母語或外語,都有助了解欣賞不同文化與族群,提升自己的視野及胸懷,乃至於職場競爭力。

在獨尊「國語」環境未改之前,恢復母語,要從家庭做起,美加等國海外台灣僑民的子弟,母語能力通常遠優於國內,就是「家中說母語」的結果。最基本的,人人從自己做起,身體力行,說母語典雅而古意,拒絕母語殺手,母語必得以傳承前人智慧,開闊個人境界。(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