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李萬居故居請往右轉

2006-01-08 06:00

■ 黃一城

臨西濱快速道路的地方宜梧小路上的一個綠色小牌:「李萬居故居請往右轉」。

李萬居?心裡猛然一醒趕快迴轉,李萬居的家在這邊?是那個口湖李萬居?是那個與鄧小平、周恩來乘著大時代浪潮前往法國勤工儉學的報人李萬居嗎?

在台灣正規歷史科班教科書中朦朧但依稀可以見其身影的黑框眼鏡歐機桑。土著們後代曉得這個台灣當代哲學家蕃頭的人可不多: 內殖民(Intra-National Colonization between Han-Chinese)的威力無聲無影藉由科層的教育系統,慢慢一層一層洗掉,湮滅掉屬於土著─羅漢腳,高砂族,平埔族以及客家族群的光榮與榮光傳承;當然,內殖民之手/之首首要加強土著們的屈辱感:公元一八九五年一役後春帆樓一紙數行字夾雜著割地之臣北京李氏的無奈聲贈與了伊藤博文,顛峰了君之代國的自信心;五十年後戰爭結束的終戰時刻,不管是戰勝還是戰敗,土著的待遇就是戰敗國之列,殖民之手換成內殖民之手,內殖民之手/之首後代沈思不得其解:我對土著這麼的好,大量吹台青,啟用土著俊彥,常常下鄉訪視民情,前往花蓮與民眾共食那液香扁食,下港到萬巒與民共啃豬腳,那夾克照片迄今仍高掛在民眾家中牆上,但,為何還是有這麼多的土著對我不滿,對我們這麼多怨意,我們大陸同胞腳踏草鞋啃饅頭就是為了解救土著於殖民統治……。但,歷史真是這樣嗎?走了殖民者,來了內殖民者!殖民者之眼是無法瞭解:為何土著的民間有這麼多不滿!為何李萬居這傢伙可以不用出來買票,競選就會這麼多的口湖之鄰鄉親支持。

這是屬於人民的歷史還是統治者與內殖民者的杜撰歷史。

這個不滿的問題,就像當年台北總督府醫學校教師小田俊郎君的疑惑書寫於《台灣醫學五十年》:日本對土著這麼的好,天皇德澤普及東亞島鏈,培養了這麼多醫學生,醫師老師,但為何我們一手培養的賴和醫師老是下診之後為文批判當局;為何那個葛瑪蘭土著蔣渭水還組黨跟我們槓,六三法乃內地東京統治之正當基礎也!

這就是異族殖民與同族內殖民的乍看相異,實則邏輯相同之處。

君不思那日本六三法與前刑法一百條嗎?(作者為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