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反省仁愛醫院事件

2005-01-19 06:00

■謝炎堯

台北市政府公布台北市立總醫院仁愛院區的人球事件的真相,讓社會各界感到震驚和痛心,許多人轉而嚴厲指責馬英九和張珩,這種現象,就如同古代民眾鼓譟,要投石擊斃不貞婦女的場面,需要一個人大聲喊叫,提醒全國同胞都要自我反省,是否都能問心無愧的責備這兩人?

受虐女童人球事件,是半世紀以來不良的醫療政策,拖累醫學教育訓練,各界阻礙改革所累積的許多惡果,最明顯的一次,其餘不為人知,沒有被揭發者,為數更多。歷代的執政黨高層、行政院院長、民意代表和民眾,都有虧欠,請大家一起來反省檢討。

從事醫學教育的我們,早已為台灣的醫學教育訓練不良,表達關切和憂心,多次公開呼籲儘速改革,也提出改革的書面報告,可是都被忽視,甚至被部份社會人士誤解為爭取醫界私利。

我國將醫療照顧視同一般服務業,病人自我認定是「消費者」,要求購買無暇疵的醫療照顧,消費者保護法第十條明文要求,「企業經營者於有事實足認其提供之商品或服務有危害消費者安全與健康之慮時,應即回收該批商品或停止其服務」,所以醫師沒有加護病房照顧術後的病人,就不動手開刀,符合消費者保護法的規定,卻違反醫療法;遵循「商業道德」的規範,就要背負無「醫德」的罪名。

看影像和檢驗報告,不看病人,就算看,也是現在醫師只花五分鐘看一位病人的通病,診察病人時,只聽取症狀,不問病史,不檢查病人身體,只看檢驗報告。這種草率診察病人的惡習,學自他們的指導醫師,而這些指導醫師又因為健保診察費只付五分鐘的成本,所以不得不如此看病。

八十七年七月一日將護理人員視同一般勞工,納入「勞基法」管理,我於八十七年六月二十日發表「南丁格爾的哭泣」一文,以護理界先驅南丁格爾於一八五四年克里米亞戰爭時,率領三十八位護士志願上前線照顧英國傷兵的英勇歷史,對將護理人員視同一般勞工表達遺憾與關切,擔心日後傳統充滿關懷愛心和犧牲精神的白衣天使,將會成為只是「維修病人」的工人,沒想到數日後有一位仁愛醫院的護士就以「南丁格爾的喜悅」回應,表達享受勞工待遇的高興。今日的仁愛醫院護理人員聲援劉奇樺和林致男兩位醫師的言論,和SARS流行時,和平醫院的護理人員大喊「我們為什麼要照顧病人!」都顯示護理人員也被政府錯誤的施政,導致迷失方向。

大家都在指責仁愛醫院沒有努力替病人調度加護病房,可是歷任衛生署署長和行政院院長也沒有盡力改革健保的缺失,導正健康照顧的偏差,這些官員也可以辯解是因為立法委員和各種社會團體的阻擾,大家都在踢政治改革球,和推受虐人球一樣。

當民眾報怨生病掛不到號,住不進醫院時,健保局和衛生署不用心去調查真相,檢討原因,提出有效改革方案,只是提出申訴專線,要醫院登錄空床,這種心態和作為,和林致男醫師不看病人,只指示轉院,完全一樣。

仁愛醫院的人球事件,不會讓國民黨蒙羞,也不是馬英九無能的表現。多年來,宋瑞樓教授目睹台灣醫師醫術日益低落,醫德淪喪,感嘆的說,應效法日本武士切腹向國人謝罪,黃達夫院長要求我也要跟隨切腹陪葬,而他自己也要切一半,因為他回國從事醫學教育的時間,不到我們兩人的一半。

陳楷模院長和黃崑巖院長都異口同聲的說醫德不能靠上課傳授,必須從小耳濡目染,接受身教言教,我同意劉、林兩位醫師有敬業精神不足的醫德問題,但是國家和社會應該與兩位醫師共同負責。

當我們擔心萬一生病時,遭遇沒有醫德的醫師和缺乏愛心的護士,要譴責醫護人員,或要求醫師彰顯醫德和護士發揮愛心以前,應先反省自己以前做錯什麼事,才會產生今日的惡果,大家應該同心協力,攜手進行改革,才能擁有優良可靠的醫療環境。(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