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的首投成了斷投

2011-04-04 06:00

◎ 陳楷元

中選會主委張博雅表示,剝奪民國八十一年三月二十日前出生︱初估近五萬名首投族投票權一事,根本就是莫須有的罪名,「應該要以中選會宣佈的選舉日期計算,在沒有宣布之前怎麼算呢?」

內政部長江宜樺表示,不管選舉日期訂在哪一天,都會影響一些人,所以對於總統、立委是否併選一案,他沒有特別的意見。

姑且不論合併選舉此一舉措的背後,是否有任何政治算計,光是擅自更改選舉日期一事,就已讓這個政府徹底失信於民。政府是人民的公僕,選舉則是人民管控政府的方式,豈容僕人反客為主,任意竄改主人們所訂下的規則?

從小到大,看著父母、兄姊踏入投票所,用手中一張薄薄的選票,來決定國家未來的去向,讓我在在感覺到,自己是生長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同時也盼望著自己長大成人以後,能夠加入他們的行列,一起寫下台灣的歷史。殊不知,馬政府如今卻利用併選的手段,讓我從國家的主人,變成了歷史的路人,這種心情豈是「憤怒」兩字即可形容?

致馬政府:在歷史的巨輪面前,你們為了苟延殘喘所使用的一切伎倆,只不過是螳臂當車,因為我們才是未來的主人,而你們只會成為消逝在過去的罪人,你們是阻擋不了我們的!

(作者為學生,高雄市小港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