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澄社評論>過勞死共和國

2011-03-11 06:00

◎ 林佳和

不管電腦工程師、醫生、保全人員,都可能有共同的命運—過勞死。台灣與韓國經常在競爭一項世界第一,那就是工作時間之長。在這裡,效率得到最嚴厲的反證:台灣的經濟與勞動,實在不要再自欺欺人的說:我們是有效率的。所有的經濟成就,沒有帶來台灣人生活品質的真正改善,人性的自由與解放,社會與家庭生活的向上提升,只是加深勞動的桎梏,壓力的陰暗,以及許多有著緊密關聯的社會與家庭問題。

當然,解決工時過長的方法不少,加強勞動檢查或嚴格執法,其實是其中最簡單,卻又最笨、最不會改變現實的一種,它還會帶來小小的附贈品:凸顯勞動基準法工時規定的單一、脫離現實與缺乏改變現實的能力,徒讓廠商振振有詞:不是說你們不了解競爭壓力的心事誰人知,就是表達其實我們也不願意這樣啊,員工自己留下來努力我們有何辦法呢!?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整個過勞死的「沉痛」中,資本其實沒有真正的自我檢討。整個社會也似乎沒有意識到,或許,錯誤的效率觀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效率為何?成長率、獲利、股價、進出口、訂單,簡單的說:數字?!財富為何?卡夫卡說,只擁有一條老狗的人覺得富足,有著千萬財富的人卻也可能喊窮。一個連什麼叫生態的、社會的、就業的、人性的、公益的、公平的經濟發展政策,不論思維與路線,都沒有認真思辨過的台灣社會,又要如何真正改變勞動世界的繼續向下沉淪呢?沉痛之餘,遺憾之際,也許,包括政府在內的所有行動者,都應該好好坐下來思索什麼是正確的經濟發展之道了。

(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