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華民國的DNA

2010-12-30 06:00

◎ 雲程

當年從大清帝國而出的中華民國,到底是新國家或是新政府?茲事體大,我們必須向歷史討救兵,探究大清帝國的本質。

大清皇帝兼具:滿漢八旗的共同盟長+蒙古大汗+漢人皇帝+西藏佛教的贊助保護者+伊斯蘭教徒保護者等多元身分。

從大清皇帝必娶蒙古后妃、滿人獨攬滿蒙藏(理藩院)等,可知其「漢滿融合中蒙並存」的本質。

從一九一二年大清皇帝在〈退位詔書〉中授權漢人袁世凱合法成立大中華民國且約定享受「外國君主之禮」(大清帝國在紫禁城)可知,辛亥革命的完整圖像是:帝國解體,大清還在。

南斯拉夫,特別是前蘇聯解體是可資對照的近例。

一九一二年二月孫文在南京向Fredrick McCormick討論請求承認時的邏輯反覆。旨在「驅逐韃虜」的他根本說不清要別人給予「國家承認」或「政府承認」?

袁世凱選上總統並獲各國承認後,還特地在一九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向清帝報告 ,這也是無獨有偶的亂。

從國際法來看,假使一九一二年為建「國」,則ROC是從帝國獨立而出的「新國家」(建國)。

它就不能主張滿、蒙、藏等地的主權或宗主權。ROC必須是新「政府」(建政)才能主張繼承完整的大清。

進一步說,大清皇帝既已退位,帝國對滿蒙藏的君合宗主權也隨之失效。

若ROC想對滿蒙藏主張宗主權甚至主權,必須與之談判然後白紙黑字重簽國際條約、辦理手續不可。但ROC只會幻想著秋海棠。

ROC於建國與建政的混沌中誕生,其後的軍閥混戰、對日戰爭、國共內戰、流亡台澎、重整再滅亡,幾乎是必然。

中華民國,真是亂得精彩。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