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鬱金香與九層塔

2010-09-17 06:00

郝大兵受困新生高、花博戰場,驚慌失措,危機四伏,眼看首都可能被綠軍攻陷,連累馬英九連任,馬皇帝立即接見,撫慰一番,對郝的市政成績讚譽有加,相互取暖,最後如釋重負,對北市選情再拾信心。

馬出面慰安,好似談笑用兵,不費吹灰之力,就要將郝大兵救出重圍。可惜,馬的執政風格,一向只「談笑」卻不「用兵」,毫無將才,自己遇到天災人禍,同樣束手無策,至今滿意度低迷不振,有如陷在無邊苦海,因此想要聞聲救苦,將郝大兵救出苦海,顯然力有未逮,不可能成功。

更何況馬對郝的政績,必然是肯定的,不會發生背書加持效果,就像考三、四十分的人,對於同樣考不及格,卻考五十分的人,當然充滿羨慕之情。但看在別人眼中,這兩個人的市政成績同樣不及格。只是這場馬郝會沒有五十步笑百步,卻是百步肯定五十步,惺惺相惜,充滿黑色幽默,實在讓人「足感心」。

現在藍營開始對花博爭議展開反攻,策略就是請出一些專業人士向民眾宣教:「價格」不等於「價值」。這一招果然很玄妙,符合老子所稱「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讓民眾霧煞煞,不知所云。

其實藍營應該舉十七世紀荷蘭的「鬱金香泡沫」為例,證明花博採購花卉價格非常合理,因為那時一株稀有品種的鬱金香,價格超過一棟房子,一株平常品種的鬱金香也比一頭牛還貴。因此台北市民在享用鹽酥雞時,不要光是只會吃,也要想一想九層塔的「價值」,沒有它的佐味,鹽酥雞哪來這麼美味!九層塔才賣幾百塊,真的有夠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