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馬英九很廖國豪

2010-08-28 06:00

◎ 陳俊光

台中角頭命案的兇嫌投案後說:「台灣教育害了我」,我彷彿以為是馬英九在說話,而不是廖國豪。

精神分析學者曾提出「外控型」(alloplastic)行為模式,後來心理學家海德更提出「外在歸因」的現象。殺人犯案卻怪教育;政策錯誤導致民生凋敝,卻歸咎於大環境、怪前朝八年;救災不力卻怪父親節、怪災民不肯撤離;在大埔,政策殺人卻怪受害者久病纏身;在台北,採購花卉弊案被揭發,卻怪媒體公開真相…,凡此種種,都是外在歸因的表現。不高興就打打殺殺;特別費貪污被起訴、賄選曝光、施政滿意度低…,就控告檢察官、企圖影響司法,或是操控媒體輿論,再不然找阿扁家人轉移焦點…,這些則是「外控型」行為的典型例證。這兩種行為思考模式密切相關,都常出現在罪犯、人格違常、青少年…身上。

國民黨在台灣執政五十餘年,在野八年也仍然掌控國會、媒體、地方政權、農漁會…,再度完全執政兩年後,仍然不願負責,將一切疏失都歸咎前朝,就不能不說是嚴重病態了。這作風上行下效,也難怪台中市的警察會去角頭家裡打麻將、又會藏在桌下躲子彈,事後還會說「我們也有家人」。

廖國豪說:「老師放棄了我。」教育者或許不該放棄任何一個學生;但如果當權者不願意負起責任,頭家選民就只好放棄這個政黨了。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