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為反ECFA逗陣上街頭

2010-06-26 06:00

不顧各方強烈質疑,自毀「六成民眾支持」的諾言,馬政府一意孤行,與中國聯手達成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近日內即將簽訂。這是假「開放」、「競爭」、「區域整合」之名,把台灣經濟鎖入中國,最終為其併吞的陽謀。有鑒於此,今天有十萬台灣人民將走上台北街頭,表達強烈反對ECFA的民意,我們不但完全贊同這一行動,並呼籲以此為全面對抗ECFA的開始。

台灣人民從來不怕開放競爭,也有融入國際經濟社會的成功經驗。一九九○年,我國申請加入國際關貿總協定(GATT),經過多年努力,於二○○二年成為改制後的世貿組織(WTO)一員。我國加入WTO,同時對一百四十多個國家開放,既無懼國際競爭,更展現因應全球化決心,且當時不論李登輝或陳水扁總統,都有充分準備,因利防害,化解加入WTO的爭議及衝擊。與此對照,ECFA只是與中國的雙邊協議,卻引起台灣人民強烈反彈,不僅民間社團群情激憤,李登輝前總統也出面反對,ECFA已造成在野兩大政黨與公民團體的團結及同仇敵愾。

一個表面上屬於經貿的雙邊協議如此不得人心,箇中癥結,不只洽簽對象是中國,尤在於馬政府的處理。按國際慣例,台灣與中國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應以同屬WTO成員的名義對等進行,如今國共兩黨卻捨正路不走,其中當然有蹊蹺。中國連我國至今未對它開放的農工產品,都不願訴諸WTO,以免與我平起平坐,自不可能與我洽簽有主權意涵的FTA。有此前提,ECFA只是它以經促統,用「讓利」為餌,誘使台灣入彀,打的是「口袋戰術」︰以ECFA套牢台灣,繼續阻撓FTA,台灣自然落入「一中市場」,無以脫身。

問題主要在馬政府。中國是公然揚言要併吞台灣的國家,台灣在國際間備受打壓,不能正常參與國際組織,與各國洽簽FTA受阻,黑手都是中國。如今,馬政府打出「經由中國走向世界」旗號,要以ECFA為跟各國洽簽FTA的敲門磚,而且談判伊始,即自訂簽署日期,其間且兩度封殺公民投票的直接民權表達。對於這種種與虎謀皮、悖離民主與常理的怪異舉止,李前總統指「馬英九很傻」;更接近事實的說法,馬英九屬「天真有邪」︰表面上對中國很天真,其實包藏「終極統一」禍心。

正因如此,台灣人民兩年來看到馬英九處理ECFA,十足表現其個人及執政團隊本質。它敵視民意,ECFA宣傳至今,包括鋪天蓋地的政府置入行銷,仍有近七成民眾不清楚其內容。馬氏「民可使由之」心態,同樣顯現在ECFA「早收(損)清單」︰在即將簽訂前幾天,清單才對外公布,與前此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上午否認、傍晚簽訂」手法如出一轍。它無能到了極點,早收清單一經公布,農產品「看得到吃不到」,傳統產業反應「都是來騙的啦」,證券商「全資全照都落空」。即使被列入早收清單的銀行業,台灣業者西進仍受諸多限制,呈現「中國先收割」的失衡。至於馬英九所宣稱,對岸關稅減讓三千億元,實際上不及十分之一,僅二百七十億元。

馬政府談判能力如此不堪,不但自己跳票,失信於相關業者,也即將帶來禍患,尤其ECFA對就業的衝擊。雖然馬政府以我早收多於早損吹噓,但現今已受中國廉價及低劣產品威脅的產業,估計受早損所衝擊就業人數至少十五萬人;尤有甚者,隨著對服務業開放,中國白領階級必定或明或暗,大量湧到。馬政府辯稱,按現行規定,中國白領階級前來,只限技術主管或內部調動,但以中國銀行業等大型企業,國有者為多,這次我對中國開放九項服務業,其基於管理或非經濟目的,夾帶技術性服務勞工前來,且馬政府又不斷以「便捷化」為名,鬆綁其停留及資格,則中國勞工流入,搶奪服務業工作,已成定局。

ECFA出現這麼多怪象,看不下去的民眾不但要走上街頭,而且抗議有理。擔心失業、薪水不增反減的上班族,關切中國黑心低劣產品大量傾銷的消費者,不願見到中資前來炒樓、炒股的庶民,不忍見到貧富懸殊更惡化的中產階級,乃至於對「早損」清單不滿、「早收」清單失望的企業主及員工,反對馬政府黑箱作業、扼殺公投的公民,抗議ECFA把台灣帶向被中國併吞之路的台灣人民,今天都應該站出來,拒絕馬政府,向ECFA說不,而且全面抵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