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恒煒專欄》「嗆馬」與「嗆葉」

2009-05-19 06:00

◎ 金恒煒

「五一七」高雄、台北南北「嗆馬」的同時,在瑞士的葉金川遭到包括留學生在內的台僑包圍,並近身嗆聲。兩個事件固然有大、小之別,國內、國外之不同,重要的是發出了同一聲音,指向同一意義,就是抗議「馬統」出賣台灣。

「五一七」大遊行當然成功。民進黨宣稱「只辦一場」,凝聚了六十萬人,比起去年三場不僅不遜色,而且聲勢更大,可見人民之怒。相對的,本土社團號召的高雄市遊行,完全沒有民進黨的任何奧援,汲納了二十萬人眾,民間力量不容小看。八十萬人的湧現,連「自我感覺良好」的「黨國」都不敢再隨口雌黃,台北市長郝龍斌「一條線一萬人」的胡扯,面對事實下只好「馬上」改口說「流動人數不能計算」;市府沒有「評估能力」的告白,戳破過去馬英九故意「小化」綠營人數的內情。

在抗爭主軸上來看,高雄非常明確的只以「主權」當唯一訴求,台北的兼有政治、經濟;其實政治才是核心議題;國際媒體無論「美聯社」、「法新社」、「路透」或日本的《產經》、《每日》及「日本電視」不約而同的都指出,這場反政府示威是反對馬英九「向中國傾斜」。台灣最大的危機不是馬英九的「無能」,而是馬英九的「傾中」;誠如「美聯社」所指出,「台灣股市不斷上漲、中國政府最近又刻意表態,『願讓』(這兩個字可圈可點,能夠與上次報導的『批准』相呼應)台灣受到國際社會承認」,遊行的「時機不好」。然而,抗議的人群只有多而沒有少,力道只有增而無減,是台灣的「存亡」迫使人民走上街頭。

那麼留歐學生與台僑巴巴到日內瓦去質問葉金川「台灣主權」,與「五一七」示威的目標完全一致;顯示台灣人民的集體危機感。根據「歐洲台灣醫事聯盟」的聲明,這些留學生與台僑都是自發性的在網路串聯,而且自掏腰包趕到日內瓦,卻受到葉金川與藍委們的羞辱。葉金川用「沒見笑」及「丟臉」指控她/他們,完全不敢正面回應「台灣主權」此一核心問題。

葉金川被圍、被嗆、被責問,情緒失控的大聲喧嚷,口不擇言的指責抗議的女學生是「丟人現眼,就回台灣丟人,不要在這裡」。丟臉?當然!不過丟臉的不會是抗議者而是「馬統」代表葉金川。在地採訪的媒體如果要披露,當然是報導葉金川被台灣出來的留學生及僑民面對面的強烈杯葛與斥責,甚而引發肢體衝突。國際各大通訊社只要連結台灣的「五一七」示威,馬上就能夠了解此事件的來龍去脈。

葉金川受辱而哭,並沒有正面回應問題,也得不到人民的同情。葉金川全然無視「台灣主權」,竟然說「宣示主權會被當爛國家」,完全不了解問題不在「爛不爛」,而在台灣是「國家」還是「地區」上!回答記者的詰問時,公然表示,如在會中主動提及「主權」問題,是「自取其辱」;所以問題不在提不提,而是葉知道在屈辱下才得到中共「批准」,才拿到入場券!葉說「三十八年才拿到的東西,大家要珍惜」,大家痛斥的是「正式」丟掉「主權」的「不珍惜」!

讓人啼笑皆非的是,葉金川在事件之後召開記者會向媒體泣訴,說他要用「台語」來講,「阮是用生命保護台灣」。有趣的是,原來「台語」在葉金川是「價值」解讀;可議的是,葉可以用「生命」保台,卻不敢為「台灣主權」而「受辱」?

台灣的「問題」不但在葉金川這種——套郭冠英的話——「台巴子」,而在「馬統」這種「高級外省人」。從「嗆馬」到「嗆葉」,台灣人民非得把「馬統」拉下台才重要。(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