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醫學生怎麼教?

2007-12-02 06:00

回應「從一條毛巾談隱藏課程」

■ 蔡景仁

賴其萬醫師「從一條毛巾談隱藏課程」一文(自由廣場,二○○七.十一.二十六),其實是典範醫師表現其專業素養的內隱教材。衡諸台灣現狀,或可從文中提及大學校長對醫病關係教學的評論作為切入點:「你今天所說的都是我在課堂上教他們的,但學生們到醫院看我們怎麼看病時,都破功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教這些都沒有用。」這番話,不但是許多老師的心聲,亦反映了教學無用論和老師的無奈。

筆者認為,課堂上的老師,仍然要教導學生「應該要做對的事」(如醫療人員的專業素養)的道理。但是,學生們所學的和自己在臨床實做時所表現的,往往不一定是「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甚至兩者有很大的差距。因此,開發最可行「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的教學策略,在學生實做中進行言教與訓練,由專業素養表現的最基本標準作業程序切入,才是最直截了當和有效的教學!且,老師也可從中警惕自己和再學習,內化為身教教材,從而促成優質醫療文化的普遍化。

這種「外顯」的教學策略,推廣起來比較容易,只要每位臨床老師都能隨時、即時針對學生的表現是否符合標準作業程序而給予回應,讓他們發現每位老師都重視這一項,這樣經由一再的訓練而「內化」,學生才能自然得體的表現於臨床醫療作業,其次才進一步要求更高水準的表現及技能與知識。

必須要擁有醫學專業素養和能力的道理很簡單,所有的學生應該都能認同。但是認知是一回事,身體力行則又是一回事。筆者常告訴學生,這些素養和能力雖然國考不會考,但病人、家屬和社會都是未來的考官,他們隨時隨地都在考驗醫師們的專業素養和技能;考試一旦失敗,在當今媒體環境下,重則讓事件舉國皆知、社會譁然和身敗名裂,豈可不慎乎?因此,專業素養和能力應是可被教導與訓練的,而且更要扎實,如此教出來的醫師,才是病人、家屬和社會之福。

(作者為成大醫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