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獨的中國朋友來函

2007-08-13 06:00

■ 沖人

說到台灣獨立,其實人家早就獨立了。台灣第一次真正地在一個首都為北京的政權的管轄之下是康熙廿三年,而那個管轄早在光緒廿一年就被迫結束了。

有人說,如果台灣獨立,那麼滿蒙回藏恐怕都會繼踵離散。而現在的中國本埠的人談及滿蒙回藏,有多少人不是不無鄙夷呢?沖人兼有滿漢血統,對那「滿清」、「滿狗」的謾罵,不知感慨了多少次。而晚清時的衰敗,哪一條不是中國文明的衰敗?哪一條不是繼承了衰落文明的任何民族的必然衰敗?那個衰落中的華夏文明必然經歷的衰落時代,那個被歷史無情地推倒中國從未遇到的種族危亡和文明危機同時到來的鋒口浪尖的皇朝,旋即成了「滿清」,其統治集團旋即成了「韃虜」、「滿狗」。好像中國的皇帝、領導人,只能是漢人。好像晚清的衰敗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其統治集團的祖先三百年前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間似的。

一個在建國之初連自己文字都沒有卻數十年之內就能與漢人鴻儒同場應試且進士出身和誕生了明珠、納蘭性德等大文豪的勤奮民族,一個造就了中國現代疆域的曾經無比強大的民族,一個被漢族同化得在金、清兩度丟失自己語言文字而今卻要到乾隆時由滿洲遷入新疆伊犁錫伯人中間尋找活著的自己祖先語文的可憐民族,還有那早就與整個中華民族休戚、榮辱與共的蒙回藏,中國人都不能把他們平等地對待,還怎麼讓那已不受北京統治一百一十餘年的台灣回到中國來呢?

中國人總是一味地叫囂要統一台灣。殊不知孟子云: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如果那為重的台灣的民一定要獨立,那麼那為輕的中共的社稷和君有什麼正當理由來統一台灣呢?為什麼非要逼著人家一個在整體上先進於中國的台灣回到一個環境日益惡化,道德日益淪喪,吏治腐敗,能源、人口、貧富差距等危機四伏的落後的中國中來呢?

想統一台灣,無非是大一統精神在作祟,無非是讓台灣在「一國兩制」之下承認北京對其在名義上的管轄權。這和那雖靡費國帑且毫無實利,卻也要派鄭和七下西洋,布恩於海外,讓外國承認中國皇帝名義上的宗主地位的明成祖是多麼的相似啊!中國有許多人認為美國不值得以數千年輕的生命,數千億美元的軍費來在伊拉克成就某些大財團的利益和布希的某種為父報仇的一己之私。那麼以那必將是無數解放軍戰士的年輕生命,台海無數生靈塗炭,無數國帑,中國現代化建設的停滯和戰爭最終未必不會使中國自己引火燒身的不確定前景為代價的讓台灣承認北京在名義上的管轄權的舉動,就值得嗎?

我居住過世界上三個大洲的五個國家,且至今游歷了三十多個國家。我早就不再看好那大一統模式下的大國家了。倒是西歐的小國讓我心馳神往。他們沒有那大國才有的民族主義枷鎖,進步起來是那麼的快。在盧布爾雅那,我是那麼羨慕那座城市的美麗和斯洛文尼亞人的從容、自信和瀟灑。那樣的生活態度和胸襟,中國人恐怕只有在盛唐時才有過吧。殊不知,他們脫離南斯拉夫僅十六年。而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經超過了希臘、葡萄牙,在歐盟內也處中上等。北歐的挪威,在一九二九年以全民公決的方式脫離了瑞典。那時沒有發生戰爭。而如今,這兩個國家是世界上最繁榮和富庶的兩個國家。也是最接近那最令真正共產黨人傾心的共產主義的國家。

而那背著大一統和民族主義包袱的中國呢?那政治和文化上的改革,我們一百多年前就開始做了。可這一百年來,我們走了多遠呢?一切都彷彿還在原地踏步。

更不能不提的是,自從秦始皇帝在中國第一次完成大一統後,中國就再也沒有上演過那百家爭鳴的歷史大戲。禁錮言論,封鎖思想,強求一律,消除個性,這哪一條不是那大一統思想的必然產物?哪一條不是渴望中國出現科學、民主和自由曙光的人所深惡痛絕的?哪一條不正在索取著中國人整體創造力低下,且自大、自詡和自欺欺人的罪惡果實呢?

啊,這大一統的幽靈,你的到來,伴隨著我們祖先和我們自己的多少歷史和現實中的噩夢!我們今天為什麼還要活在這個噩夢裡呢?台灣要獨立,就獨立吧。我個人由衷地祝福台灣人民。(作者七○年代出生於中國東北,現任大學教授,沖人為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