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曹長青專欄>從林語堂說起/我們的孩子慘遭文言文三層面摧殘

2007-07-09 06:00

二十多年前,我對余光中先生的詩頗為欣賞,曾在我的第一本作品《詩的技巧》裡引用了他的「鄉愁」,進行藝術分析。可惜近年來每讀到有關余先生的報導,都抵銷一些當年那份對他的欣賞。而對他最近反對降低台灣課本文言比例的言論,則更完全不能苟同。

文言文起碼在三個方面摧殘人。首先是語言本身。精通中英文的林語堂曾說, 「照心理上的難度而言,學習古文與學習外文已相差無幾。」古文應由專門家翻譯,像柏楊把近三百卷《資治通鑑》譯成白話,就是很好的嘗試;而不是讓孩子們把成長期的寶貴時間,浪費在死記硬背那些被魯迅稱為「死文字」的文言上。

與西文相比,白話中文都嚴重缺乏語法、缺乏邏輯、缺乏詞彙;而文言在這幾方面都更糟。林語堂曾感嘆,「文言是死的,根本不能表達一個確切的思想,結果總是泛泛而談、模糊不清。」所以,文言文在課本中的比例越高,就不僅增加學生們不必要的難度,更會阻礙孩子們培養邏輯思維的能力。

文言文摧殘人的第二個方面,是它承載太多的中國群體主義文化的毒素。今天,這種毒素最清晰、最廣泛的表現就是中國人的「沙文主義」。在文言文所展現的中華文化中,從來就沒有自由、尊嚴和個體主義、個人權利等價值。這是那些身在台灣、並沒有受到共產黨集體主義價值觀洗腦的「在台中國人」不能尊重和接受台灣人民選擇權利的根本原因。

今年初,余光中曾在國際筆會亞太會議上做題為《離心與向心:眾圓同心》的演講,把中文世界劃為三個世界:中國大陸為第一世界,台港澳為第二世界,南洋星馬等國為第三世界。他這個「世界」的中心當然就是中國,大家同心同圓,心向中國。且不說那個今天還是獨裁的中國,即使是一個民主的中國,作為文人,你所追求的也應該是個體的自由和尊嚴,而不是一個大國的榮耀。沒有個體主義價值的文言文給余光中們注滿了群體主義、沙文主義的毒素。

文言文摧殘人的第三個方面,是其表現的對集權的崇拜。整部中國歷史,都是集權統治的歷史,幾千年的文言文鮮見對這種歷史的痛斥,自我推崇和欣賞是其主要內涵。這就是為什麼對集權的崇拜,迄今仍充斥華文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余光中回中國探親,對共產集權提供的警車開道、前呼後擁,似乎毫無忐忑之心,因為從電視上看來,他春風得意,一解「鄉愁」。文言文對余先生此舉功不可沒。

余先生在中國說,「我們的中文是不朽的」,他號稱寫了一千多首詩,可哪一首走出了中文世界呢?中文已經把無數有才智的華人「朽」死在「中華」這個爛圈子裡,就別讓今後的孩子們繼續為文言文陪葬了吧! (作者為獨立評論員)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