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愛沙尼亞與台灣

2007-05-20 06:00

■ 陳立穎

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引起不少爭論,不禁令人想到前一陣子愛沙尼亞拆除蘇聯紅軍紀念碑的事件,一個似乎被台灣媒體刻意忽略的國際事件。

上個月二十六日夜間,愛沙尼亞政府下令拆除了位於首都塔林市中心的蘇聯紅軍解放紀念碑。當晚,上千名示威群眾聚集在紀念碑周圍抗議,演變成愛沙尼亞獨立以來最嚴重的暴動,導致一人死亡,五十多人受傷,將近千人被逮捕。

愛沙尼亞曾先後被普魯士、瑞典、波蘭、丹麥等佔領和統治;直到近代,一九一八年二月,愛沙尼亞脫離沙俄統治;一九四○年蘇聯侵入愛沙尼亞將之併入蘇聯;一九四一年六月,納粹德國佔領愛沙尼亞三年;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蘇聯戰勝德國,「解放」愛沙尼亞;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愛沙尼亞脫離蘇聯,宣佈恢復獨立;二○○四年加入歐盟。這樣的曲折歷史,讓愛沙尼亞國內俄羅斯族裔的人將蘇聯紅軍銅像視為對抗納粹、反法西斯戰爭的象徵,但愛沙尼亞人本身則將其視為俄國人統治愛沙尼亞的痛苦象徵。

愛沙尼亞全國一百三十萬人中有四分之一是俄羅斯裔,移除紀念碑當然牽動這些人的神經細胞,激發強大的反抗力量,但是本土的愛沙尼亞人,仍然從歷史當中清楚地了解蘇聯紅軍與德國納粹一樣都是入侵者,現任總理安西普更了解國家認同與尋根的重要性,毅然決定將代表著蘇聯專制象徵的紀念碑移除。

這是愛沙尼亞人的覺醒,這一步非常艱辛,不僅俄羅斯總理怒言引起外交爭端,國際輿論也有不同聲音。但是,同為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拉脫維亞外長帕布里克斯和立陶宛外長瓦伊蒂埃庫納斯,對愛沙尼亞政府的行動表示絕對支持,而且不少東歐國家也有意跟進,五月八日波蘭總理雅羅斯拉夫.卡欽斯基就立即宣布,將拆除波蘭各地的蘇聯紅軍紀念碑,並全面改掉以蘇聯軍官姓名命名的街道和廣場名稱,骨牌效應已開始!稍後國際媒體報導,愛沙尼亞全國網路連續三周遭到攻擊,成為全球第一個受到全國性網路攻擊的國家,幕後黑手疑是俄羅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已經介入並展開調查。至十八日,連歐盟委員會主席也發言表示,紀念碑問題「屬於愛沙尼亞主權範疇」。

台灣與愛沙尼亞有著相似的歷史背景,一樣曾被不同國家統治,而不同統治者給台灣人的教育,使得平民百姓一直被迫改變自己的歷史記憶,甚至「我是誰?」「我是什麼人?」這種問題都回答不出來。

連愛沙尼亞人都能覺醒,台灣人還不能覺醒嗎?

(作者為逢甲大學講師)


相較於愛沙尼亞 台灣溫和又理性

■ 白麟

愛沙尼亞與台灣兩國的近代歷史,是如此的相近,加害者與被害者對歷史的詮釋,又是如此貼切。對國民黨而言,蔣中正是讓台灣光復,避免被赤化的偉人。對民進黨而言,卻如同愛沙尼亞之於俄國一樣,不過是另一個佔領者。而這個佔領者又是讓台灣歷經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元凶。台灣遍地蔣家行館、銅像,中正紀念堂就如同東歐各地的共產銅像 ,代表著一段血色的歷史。

但相較愛沙尼亞設下重重條款避免俄裔拿到國籍,造成如今有十%的俄裔沒有國籍身分,台灣則始終是保持相對溫和理性的路線,沒有像愛沙尼亞藉機報復俄裔,相對的僅僅是取消過往的外省族群特權,讓大家都站在同一個相同的立足點罷了。

因此,如果說修正過往意識形態會引起反彈,絕對不是像愛沙尼亞的俄裔被視為二等公民所引起的暴動,而是放不掉對過往意識形態者的堅持。

擷取一段國外社論的句子:「對於修正過往意識形態最力的反對者,往往就是過往意識形態的創造者。」的確,俄國遍地的列寧、馬克思、軍人銅像,跟國民黨每年的慈湖謁陵及馬英九先生每入國民黨大樓必對孫中山銅像鞠躬,都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廉價行銷。如今要修正這種意識形態,反對最力的,當然也是創造出這段意識形態的他們。(作者在歐洲攻讀國際策略管理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