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堅定信念、迎接未來/戒嚴五十八週年感言

2007-05-19 06:00

■ 陳水扁

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九日,這是個深深烙印在台灣人民身上的日子。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有太多的傷痛,不希望再回憶起那封塵已久的歷史,但也有更多的理由必須重新省思那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

五十八年前的今天,在中國大陸全面潰敗的國民黨政權,對台灣地區發布了「戒嚴令」。從此以後,「大中國的意識形態」、「對蔣家政權的個人崇拜」、「黨國體制」與「白色恐怖」等四座大山、四副枷鎖,囚禁了台灣人民的身心長達三十八年之久,直到二十年前的七月十五日才得以解除。

「戒嚴」是一種臨時性的非常措施,但在中國國民黨的統治之下,「戒嚴」成為常態,更將一切的不公不義合理化、正當化。民主國家的總統變成專制獨裁的帝王、國家的軍隊變成為特定個人與政黨服務的軍隊、國家與人民的財產變成特定政黨的私產、而第四權的媒體更淪為威權體制的附庸與打手。然而,這一切從來不曾動搖過台灣人民追求自由、民主與公義的決心與意志。

二十年前,「戒嚴令」解除了,台灣重新獲得了自由,也看見遠處民主的曙光。然而,我們依然身處荊棘叢林之中,各種保守與反動的勢力伺機而動。就猶如「聖經」所描寫的,雖然離開了埃及,但仍徘徊於荒野之中;雖然不再是奴隸,但也還未抵達「迦南」應許之地。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解除「戒嚴」,但直到一九九一年才廢止「動員戡亂」體制,「國民大會」才首度全面改選。一九九二年廢除「刑法一○○條」,接著立法院全面改選,台灣才有了真正民主的國會。一九九四年開放省長及北高兩市市長直接民選。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國家級的「二二八紀念碑」落成,李前總統正式代表政府向所有的受難者及家屬公開道歉。一九九六年舉行台灣第一次的總統直選、一九九八年完成「精省」、二○○○年首次實現了政黨輪替與政權和平移轉、二○○三年完成「公民投票法」的立法、二○○四年舉行首次全國性的「公民投票」、二○○五年廢除了「國民大會」代之以「公投入憲」、二○○六年「廢統」,廢除了「國統會」與「國統綱領」。今年的二月二十八日,「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紀念,國家級的「二二八紀念館」正式揭碑,而今天「中正紀念堂」也正式「正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

台灣的民主之路不但將屬於人民的權利完整的還給了人民,更是台灣人民自我覺醒的重要歷程。二○○○年,當本人剛就任總統時,自認為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例只有三十六點九%,而今天這個比例已經高達六十八%。這樣的民意趨勢,絕對不是對外省籍同胞的排斥或打壓,台灣主體意識的高漲,代表對舊有的「大中國意識形態」與「黨國體制」的全面揚棄,是台灣人民繼政治「解嚴」之後,心靈與意志的「解嚴」,這與族群的撕裂或是省籍的矛盾完全無關。

「戒嚴」三十八年,「解嚴」才二十年,政黨輪替也才七年,台灣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民主國家。除了要面對「國家與族群認同的分歧」、「政黨政治的惡鬥」、「轉型正義的難題」與「憲政體制的選擇」等,所有新興民主國家所共同遭遇的困境外,台灣還必須面對來自對岸中國永不止歇的軍事威脅與外交打壓。這對二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和政府而言,都是全新的考驗與挑戰。過去的七年,我們不斷摸索學習,時刻檢討反省,就是希望在不可能之中,為台灣創造更多可能的契機。

在化解朝野的對立,曾嘗試過「全民政府」及「國家安定聯盟」的籌組,並透過「經發會」與「經續會」的模式,超越黨派的鴻溝凝聚國家發展的共識。

在兩岸關係方面,我們曾伸出無數和平的橄欖枝,一再重申對國際社會的承諾不變,甚至提出「統合論」、「九二香港會談」所獲的結論等善意,但換來的卻是飛彈的部署、「反分裂國家法」、「聯共制台」及外交上無情的打壓與封殺。

針對兩岸經貿往來,由過去的「戒急用忍」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再調整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

對於「轉型正義」的追求,過去侷限於對受難者及家屬的撫慰與補償,從未對施暴者與加害者進行責任的追究。但事實證明唯有還原歷史的真相、釐清責任的歸屬,才可能實現真正的和解與寬恕。

面對全球性經濟不景氣,政府投注了極大的心力用於「拚經濟、大改革」,但我們也深刻的體認,成長必須是全民共享的成長,經濟繁榮與公平正義之間必須取得一個新的平衡點。

七年來,我們一再積極嘗試、不斷釋出善意,我們的努力獲得了許多的成果,但很多地方也還有改善與精進的空間。然而,一次又一次的試煉與考驗,也不斷的強化我們對「堅持台灣主體意識」與「落實社會公平正義」這兩大核心價值的堅定信念,使我們確定這才是正確的台灣路線。

經過長達半個世紀的嚴冬與酷寒的大地,不可能在一夕之間回暖與甦醒,有太多的傷口與裂痕必須要彌平,也有更多的矛盾與鴻溝必須要超越。昔日的壓迫者與施暴者,至今沒有受到任何責任的追究與處罰,今天更以競爭者與挑戰者的身分,不斷企圖奪回失去的政權,重拾昔日的榮光,這就是台灣目前的政治現實。

我們好不容易有了做自己主人的權利,但也還在努力學習要如何做自己的主人。台灣已經有了真正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但台灣人民也還在摸索什麼是團結內部與伸張公義的分野。

兩任總統八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為了使台灣能夠成為一個完整而正常的國家,八年的時間絕對還不夠,至少還需要另外一個八年。為了延續台灣主體政權能夠在這塊土地上深耕茁壯,於未來的一年,本人將竭盡所能,積極完成以下的工作目標:

深化民主的內涵:完成「公民投票法」的修正,協助整合出一份台灣新憲的草案並交付立法院審議。

強化台灣主體意識:持續推動指標性企業的「正名」,以台灣名義積極參與國際社會,包括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WHO與UN。

落實轉型正義:完成追討不當黨產的公民投票,持續針對「戒嚴」期間重大政治案件檔案的解密、真相的釐清與責任的追究。

提升國家競爭力:完成台中縣市合併升格、推動中央與地方政府的組織再造與稅制的改革,建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租稅環境。

均衡城鄉差距:檢討放寬農地使用限制、完成「農村改建條例」的立法,增加對農村地區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扶助中小型農村企業的發展。

厚植產業基礎:積極規劃將精密機械、電子通訊及生物科技等發展成為台灣第三、第四及第五個兆元產業。持續推動「投資優先、台灣優先、投資台灣優先」的「三大優先」產業政策。

活化人力資源:由政府提供補助鼓勵一百五十家知名企業,每家提供一百名大學畢業生,為期半年的職場體驗實習機會,暢通青年朋友就業媒和的管道。

五十八年前的五月十九日,台灣從此變成一座無形的黑牢,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警總」,每一個人都是「戒嚴」體制下的囚犯。二○○七年的五月十九日,我們決定將「二二八事件」的元凶及當年頒布「戒嚴令」的獨裁者請下神壇,將「中正紀念堂」正式「正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這不是清算鬥爭,更無涉所謂的「古蹟」破壞。如果我們始終不願意誠實的面對過去的歷史,不將威權統治、黨國體制與個人崇拜的最顯著象徵予以消除或改造,我們將如何使台灣社會能真正走出「戒嚴」的陰影,積極迎向一個更自由、民主與公義的明天,期待全體國人同胞能以嚴肅理性的心情,堅定支持台灣的民主化進程,持續大步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