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關族群爭議

2007-04-20 06:00

■ 敏洪奎

台灣社會近年來流傳一種奇異論調,某些明明無關族群,純屬針對特定個人或政黨的議題,諸如釐清二二八責任歸屬和追討黨產,乃至最近的去蔣化,都被硬指是撕裂族群。日前王金平院長質疑少數外省菁英統治,招來泛藍政客學者等群起而攻,再度凸顯出這一怪論之荒謬。

王院長所說「少數族群的菁英,是否適合統治多數族群」,質疑對象明明是極少數所謂菁英,人數最多不超過數十位,毫未涉及任何整個族群,都仍被冠以撕裂族群污名。若是依循這種邏輯,則批評任何族群的任一人或少數幾人,幾都能被指為撕裂族群,改天你批評某原住民天后歌喉欠佳,都可能被扣上撕裂族群、「激化族群對立」的大帽子。

追究二二八責任歸屬,檢視對象僅限於昔年軍政要人,連可能仍在人世的濫殺平民士兵,都未聞有人要揪出來算老帳,無論民進黨人或本土社團,也沒人主張當時或現在的一般外省人民要同為事件承擔責任,不知這種訴求何以會扯上族群。很夠諷刺的是,大叫撕裂族群,反倒像是暗指今天的外省族裔也是共犯,否則何至於一口咬定他們一聽到要釐清責任就有被撕裂之感。

談到追討黨產,各種黨產都是純屬國民黨中央擁有,一般外省人民即使身為黨員,既無所有權也沒支配權,開雜貨店、擺麵攤的外省老頭,當小公務員、小警察的外省子弟,更分享不到黨產半點好處,就算民進黨政府把黨產追討到一毛不剩,也影響不到廣大外省庶民,實在很難想像何以追討黨產就會撕裂族群。

老蔣總統雖有重大陰暗面,連他的後人恐也難以否認,全盤否定他也未免過於極端,這或是不少人不分族群的持平看法,但他不是外省族裔一致供奉的真神,要說去蔣化就撕裂族群,也是危言聳聽。老先生當年縱容孔宋外戚穢政禍國,身為職業軍人而把軍隊整到軍風軍紀蕩然,最後害到數百萬軍民逃難來台成為無根的一代,年歲稍長外省人仍是記憶猶新餘痛猶在,套用一句出師表用語,真是「未嘗不歎息痛恨於桓靈也」。一般外省族裔對去蔣化容或感覺來得突然,稍明事理者也不致有撕裂族群之感。

明明是無關族群的爭議,神志仍屬清明的人為何硬要扯到族群,似乎只能解釋為出於兩個動機,其一是面對不同陣營綿綿攻勢而難以招架,想不出能「舌戰群儒」的論據來解套,只有搬出族群充當擋箭牌,以期讓對方投鼠忌器,「你再逼我,就是撕裂族群,就要激化族群對立」,其二是挑動兩族群沒必要的危機意識,以激發對一黨和一人的死忠力挺,「你看,不選出某黨某人當總統行嗎?」

動輒指控別人撕裂族群之人,若真是心存這兩個動機,則其一石兩鳥之計巧則巧矣,居心卻不很光明也不很厚道,自己恐怕才真是在撕裂族群。

近來不少國人都在談台灣的福氣,部分人士若能讓議題歸議題,不要拉人來當擋箭牌,不要煽動別人的危機意識,或許也會對增添台灣的福氣不無助益。(作者即《小市民的心聲》作者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