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高雄人說話

2018-11-08 06:00

韓國瑜高票 陳其邁當選

◎ 劉哲嘉

如果只看民調就要論輸贏,選舉也未免太簡單了?論選舉,終究還是要回到一切真實的因素去探究,才能有效推測結果。

先論選票實力。最近的二○一四年,陳菊得票率為六十八%,席捲九十九萬票,因得票率是相對的,所以要看的是得票數。再往前推至二○一○年,陳菊八十二萬票,但部分綠營選票被楊秋興瓜分,所以,兩次算下來,綠營票數保守估計就在九十二萬票左右(計算過程不贅述)。至於藍營票數,絕非二○一四年的四十五萬票而已,六十萬票才是藍營真正的實力,這票數剛剛好就是一九九七年至二○○六年高雄縣市長選舉的藍軍票數(一九九七、一九九八年合計六十一萬票,二○○一、二○○二年合計六十二萬票,二○○五、二○○六年合計六十一萬票)。

不用再探討藍營選票歸位的問題,只須看綠營會掉多少票。因大環境和候選人個人因素,抓個十五萬已經很了不起了,剩七十七萬票,若對比二○一四年,足足掉了二十二萬票,夠多了吧!然後,再把失掉的票數算三分之二給藍營,一下子就位移十萬票也很驚人吧!就算七十萬。這一來一往,就是最拉近的結果了,所以,陳其邁贏個七萬票,絕對不算多。

但再細看,韓流效應已經到頂,空話已經開始被破解,加上頻頻失言,以及被膨脹成了全台助選天王而經常遠離高雄,以至於多位偏藍評論者也不看好。所以,如果估算陳其邁可以贏十二至十七萬票,也不為過,只要投票前綠營沒出大錯。

(作者為台灣國家展望會發起人,備役軍法少校,鼓山區民)

一把青菜 租三坪地

◎ 吳栢勳

一把青菜若非風雨災折損,全台傳統市場或超市,大約賣二十五元上下。

一塊在縣轄市的非不毛之地,租期長達五十年,一坪土地年租金九十五元、每月租金僅八元

二十五元的蔬菜,不分童叟,唾手可得購。每坪每月租金八元的土地,勢必祖宗庇蔭加上特殊門路才能承租。地主國營事業台糖表示,租金是申報地價的一成,一切依法辦理,沒有給予特權。台糖是否昭告天下普羅百姓也可循例登記申租?

陳樹菊日前受邀到高雄參加慈善募款餐會,替孤兒募款。韓國瑜卻宣稱和陳樹菊是最強菜販見面會。巧合的是,兩位動見觀瞻人物和雲林縣都有淵源,起心動念判然不合。

陳女士出生於雲林縣西螺鎮,幼年跟隨家庭東遷,是販菜小販,累積微薄收入後慷慨捐輸,獎助貧窮弱勢學童。新北市的韓先生是政治人物,當過台北縣議員、立法委員、台北縣中和市副市長,最後的公職是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韓先生夫婦在雲林縣斗六市,承租台糖每坪月租金僅八元的土地,創辦社會頂層的維多利亞雙語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部,平均每學期收費達九至十萬元。

一把青菜的價錢竟然可租到三坪土地,但校園一隅只要種植一坪青菜,即能收成數十把青菜批售菜販,土地賤租,肥了有辦法知門路的政客;已收攤退休的小菜販樹菊阿嬤,風塵僕僕地到高雄為慈善募款再盡力。自詡「大菜販」的韓國瑜卻來參一腳,為了選舉曝光,攀附「大善人」。強烈的對比,讓我這高雄人實在看不下去!

(作者任職電信業,鼓山區民)

五百萬人? 中國移民嗎?

◎ 王勤雄

最近韓姓候選人老是說著一大堆選舉夢話,你若相信他,才是真正惡夢的開始。

一、旗津設賭場:請問,如何與百年歷史的澳門及其他賭場競爭?未來金權掛勾、治安惡化、黑道壟斷及組織犯罪之氾濫,高雄人願意讓犯罪陰影環伺自己及家人身邊嗎?

二、太平島開採石油:越南、菲律賓、中國等都宣稱對南海諸島擁有主權,情勢劍拔弩張,我國雖有派兵進駐,但一向低調。若隨便破壞現況開採石油,一旦引爆南海爭議,周邊國家對太平島軍事相向,中共更可藉此事端佔領太平島,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地步。因此,這主張不但欠缺國家危機意識、置軍民生命於不顧,更顯現其根本不懂國際海洋法及現今國際情勢,只是在騙選票而已!

三、高雄人口增至五百萬人:高雄目前人口約二七七萬,如何在十年間變出二三三萬人,成為五百萬人?我一直很納悶,直到偶然看到中國人移民他國資訊,方才恍然大悟。重點是數百萬的大陸人移民到高雄,不會產生國防危機及更大的問題嗎?以香港而言,回歸中國後,大量大陸人湧入居住,造成民生物價不斷攀升、媽媽買不到嬰兒奶粉,年輕人更買不起房子。而如以現今雙北跟高雄做比較,一千多萬元在北部只能買小公寓,但在高雄三、四○○萬元就能買間公寓,一千多萬元甚至能在楠梓區等區域買戶地坪約二十至二十五坪的四層樓別墅。試想:假如人口暴增到五百萬人,請問高雄的年輕人要準備多少錢買房子?兩千萬?三千萬?或更多?

高雄鄉親們,你會縱容上述情形發生嗎?

(作者為退休公務員,仁武區民)

名嘴 郎中 流氓

◎ 王國論

投票日子近了,這個選舉卻形成很奇怪的現象。

媒體、名嘴大力的立場助陣,但民調的結果總是低檔徘徊僵著。尤其是媒體與名嘴,底子裡原本各有各的邊,當然這亦包括各陣營的重量級人物,哪怕你喊得歇斯底里,嘴角口沫橫飛,湖面卻平靜無波。

為何選民如此冷漠?極其簡單,這些人的評論,或是端出的菜,百姓光看就倒足胃口。

媒體名嘴各自將砲火射向敵營,但彈著點早已稀巴爛,這是浪費子彈。

各陣營裡的重量級人物,一種是早已不是料、卻妄想再回鍋找工作,百姓明知,這料腳只是??想回來領乾薪;另一種是喊改革,但之前的改革,他改他的;百姓憑什麼接受一件不合身的衣服?

上面這兩種人,應該是目前各陣營早已畫了紅線,不敢讓他們上台講話的重要原因

——妥妥的票房毒藥。

因而綠營催不出基本盤,藍營無法突破瓶頸,百姓心裡各自明亮亮的,這豈是對政治的無感,點不起火,反而是冷井情深,台灣人正展現對民主的真正智慧。

——不會跟郎中進貨,對流氓式的強迫推銷,亦無人買帳。

是無知之人,才會把「不投票」視作一種冷漠;其實「不投票」亦是一種意見,等同於難吃的菜勉強可嚐嚐,有毒的菜卻拒絕再碰。

民主,豈是強迫頭家只能有兩種選擇?

(作者為律師,鳥松區民)

他一直喊口號 跟馬英九一樣

◎ 陳金葉

我是高雄市民,今日看到高雄市選舉狀況,覺得韓國瑜先生的政見就是當初馬英九先生選總統的翻版,馬先生說,寒冬已過、春燕來臨,要讓勞工過好日子,若做不到捐半薪,結果還是沒實現。現今台灣人失業,不是馬先生全面開放西進大陸嗎?為何高雄人要北漂,在高雄真的無法生存嗎?

我現年五十六歲,還在五金零件廠擔任品管工作,兩個小孩一個在加油站打工,一個現今參與政府跟廠商合作的雙軌計劃,又能讀書又能累積職場經驗,政府還補助一半學費,有何不好?

韓先生說:「高雄又老又窮」,然而高雄也有富豪,北部也有乞丐,不可能北部都過著富裕的生活,為何把高雄說得如此不堪?

更讓我疑惑的是,韓先生高喊拚經濟,就是把東西賣出去,人引進來,高雄就發大財。請問東西是要賣給誰,能提出行銷配套跟策劃嗎?還是只是在喊口號?人進來是要開放更多外勞進來,跟高雄人搶工作嗎?如此就能打造高雄為全台首富嗎?

我實在看不出韓先生有任何讓高雄發大財的實際做法,只聽到他一直在喊口號。

(作者為製造業品管員,楠梓區民)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