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新聞線上》要柯文哲不講幹話有點難

2018-10-31 06:00

記者莊榮宏

兔子去釣魚,第一天一無所獲,第二天空手而回,第三天剛甩出釣竿,一條魚露出水面罵兔子:「別再用胡蘿蔔當魚餌了!」

兔子錯在將自己之所好當成魚之所好,結果當然是做白工。

這次期中選舉,各陣營的頭人站台催票,就像兔子釣魚;弔詭的是,頭人們的熱情催票,在魚的眼中會不會只是乏味的胡蘿蔔?

催票像釣魚,食餌不對,輕則浪費時間,重則貽誤軍機,壞了選情,各家頭人要小心。

搶選票,有人用釣的,有人用網的。譬如柯文哲,藍綠橘黃紅,各色選票他都要,開著柯氏漁船,到處拖放流刺網,個人的漁獲(選票)雖然增加,整體的生態卻遭破壞。

譬如他最近說「台灣不過是川普貨架上的商品」,就完全不在乎個人言論損害台美同盟關係,置個人利益於國家利益之上。

在選票的光譜分布範圍,一個候選人可能站在左邊,朝右挖票到中間;也可能站在右邊,朝左挖票到中間;又或者站在中間,向兩邊拓展。

只有極少數能挖到最兩端的光譜。一種是施政得人心,即使基本盤不利,依然遙遙領先對手,譬如桃園的鄭文燦。

另一種是施政乏善可陳,還把弊案打成懸案,既無功績,又失人和,這時就只能透過一張嘴,透過政治話術來挖票,順利時就左右逢源,失利時就顧此失彼。

譬如為了拉攏婦聯會,柯文哲居然說「你管它(指婦聯會)過去在幹什麼?」,就是典型的顧此失彼。

這和柯過去面對「中共統戰威脅」時說的幹話如出一轍:「『如果』抵抗力強就不必怕細菌」。

問題是台灣的抵抗力根本不夠強,當然要怕細菌;何況就算抵抗力再怎麼強,總會有閃失的時候,怎能掉以輕心。柯文哲把「如果」兩字說得輕鬆,但台灣人民的身家安全,豈容柯玩活體實驗?

柯還聲稱轉型正義有三個階段:第一是「解決現在的問題」,第二是「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才是「追究以前的責任」。

但柯的三階段,其實應該是首尾相接的「環狀」,而不應依次序排定先後。

此因,凡屬「究責」,必「追問原因」;至於欲「解決問題」,亦須「追問原因」。故所謂的第一和第三階段,根本是相應共生,無從切割。

病人腸胃不適,醫生必會追問「過去這段時間,吃了什麼東西?」、「不適的感覺,何時開始發作?」,很明顯,每一句話都在追問「過去在幹什麼」。

醫生要幫病患「解決現在的問題」,就必須向患者「追問過去在幹什麼」,而「追問」正是「究責」的一環;由此可見,要解決現在的問題,就必須要究責。

柯文哲說「你管它過去在幹什麼?」,就好像面對病患時,不准醫生問他「過去吃了什麼?何時開始發作?」,這不是在講幹話嗎?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