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訪》代理縣長蔡碧仲︰重建依法行政 穩定花蓮縣政

2018-10-29 06:00

記者王錦義、游太郎/專訪

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因非法炒股,被判刑八個月定讞入獄服刑,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奉派代理花蓮縣長。上任一個多月來,逐一檢視花蓮縣備受爭議的政策並予導正,譬如:耗資七億元的「日出香榭大道」,查到偷跑發包,蔡碧仲要求依法行政重新檢討;斥資廿二億元的青年住宅,下訂率竟不到兩成,為預防造成財政包袱,蔡碧仲要求暫緩尚未興建的第二期工程;至於每年耗費一千六百萬元舉辦的「五教合一」祭祀儀式,蔡碧仲取消開閉幕儀式,節省公帑八百萬元。

蔡碧仲說,剛到任時,縣長辦公室內空蕩蕩,他握到同仁的手竟是冰冷的,心知自己必須在花蓮縣重建「依法行政、行政中立」政治風氣,才能幫助同仁釋放壓力,也才能穩定縣政。

問:代縣長來花蓮之前,對花蓮縣和前縣長傅崐萁有何印象?

答:花蓮,我打從心底覺得它是台灣最美的所在,如同「花蓮港」那首歌:「這是美麗的天堂、是美麗的家鄉」,所有的山、水、空氣,在西部用錢也買不到,花蓮人是得天獨厚、天之驕子,我愛花蓮。

對傅崐萁的印象,都是從媒體得知,不斷標榜是五星級縣長,此外就是官司纏身。上任前聽聞,傅崐萁在公開活動出場時還要播放專屬的背景音樂,而且有個人專屬歌詞,我到了縣府,才知道原來是「檀島警騎」影集的配樂,傅出場時,音樂一放送,所有人都要停止動作,恭候他大駕光臨,在這個民主時代,真是不可思議。

問:傅崐萁在「理想大地」案,差使多名公務員去幫私人的榮亮公司存提款;而花蓮縣府的台北辦公室,在縣府派員清點財物時,也遭傅系人馬阻擋;加上傅坐牢前,還交代縣府公務員「忍耐三個月就好」;面對種種怪現象,你如何因應?

答:一個即將離開縣府的縣長,不應該對同仁說那種話,那會對公務員造成莫名壓力。

台北辦公室的租期到年底,秘書長顏新章決定提前解約,我的專業判斷是,既然要解約,就必須清點縣府財產,並搬回花蓮,誰知竟發生「公務員把辦公室鑰匙交給外人鎖住門」的狀況,由此事就可看出,過去確實存在很多問題,且因長期的積習,導致部分公務員對依法行政的觀念相對薄弱。

上任後化解同仁壓力 讓大家放鬆

我剛接任時,整個縣長室空蕩蕩,沒有任何東西,只留下兩位新手,一開始,我和同仁握手,他們的手竟是冰冷的,甚至只敢用指尖輕碰一下,深深覺得他們都很畏縮,也承受莫名的不必要壓力;終於,直到十月份的升旗儀式,大家聽到我大聲宣佈「這個儀式今後不再續辦了」,並誠心請同仁脫掉制式背心,請大家把心情放輕鬆,那一刻,同仁們才釋放了心中的壓力。

縣政一切公開透明 預防假訊息

問:外界有流言指目前施政是來查帳、去傅崐萁化;傅過去開主管會報採不定期,你到任後改成每週定期召開,而且會公布決議事項,為何有此改變?

答:花蓮縣政府以往發放白米,袋子都印上「傅崐萁」三個大字,還附上夫妻倆的合照。現在正值選舉期間,傅的配偶徐榛蔚委員是縣長候選人,倘若繼續發放這種白米,不只名實不副,也可能有賄選嫌疑,基層公務員執行發放也可能被檢舉成案,我改用貼紙「花蓮縣政府關心您」,公務員就不會惹上麻煩,這是依法解決問題,我心安理得。

我上任就發生兩件假訊息,一個謠言說我要「停辦免費營養午餐」,另一個謠言說我「花百萬元抹去傅崐萁的白米包裝」。實情正好相反,免費營養午餐不僅要續辦,而且要提升品質。至於修改白米包裝,貼紙只花了九萬多元,根本沒有「百萬元」這種事,用很少的錢就避免了行政不中立,很值得。

我認為即時、透明公開,才能縮小縣民、同仁的資訊落差,所以我要每週定期開會,而且將決議事項公布周知,透明才能預防假訊息的發生。對於假訊息,我始終相信「事實勝於雄辯」,「我所有的事,沒有不可對人言」,這樣活著才會快樂。

你想想,我的行事作風都這麼公開、透明了,仍會傳出那種完全不實在的謠言,退一萬步,我若像過去舊制那般不公開、每週不召開主管會報,可以想像會發生多少誤解?

導正備受爭議政策 才是負責任

問:你喊出「百日維新」,推翻或暫緩某些政策,也有人說代理縣長不必做太多決策,你會因而調整做法?

答:我出身法界,很清楚代理的職權就是要穩定縣政,但穩定縣政絕非無所作為,以青年住宅為例,為什麼繳交訂金的人這麼少?原因何在?再查問下去,知道當初很多人搶抽籤,單是廣告費就花了兩千八百萬元,但訂金卻只收到一千多萬元,下訂率不到兩成,這當然就要先找出問題所在,才能對症下藥。

正在施工的部分,已花了四億元,不可能貿然停工,至於尚未蓋的,若會危及花蓮財政,當然就要暫緩;先蓋好第一期,找出「做得更好」的方式,提高下訂率、緩解財政壓力,如此才能幫助後任者穩定接續,也才是負責任的代理縣長。

問:傅崐萁常拉高地方與中央的對立,塑造中央欺負花蓮的印象,實情如何?○二○六震災後修復進度被批緩慢,如何補救?

答:我發現過去很多資訊被刻意誤導,譬如片面指責中央不照顧花蓮等,然而,中央已經給了很多補助,有沒有被拿去當作私人的恩給?那些措施有沒有如實告知花蓮縣民?地方之所以產生相對剝奪感,都是有人刻意操作,目的是凸顯自己,這種做法不道德。

以日出香榭大道為例,中央出的錢將近九十%,佔了非常高的比例,而且專業的審查委員也提出很多改進意見,例如○二○六地震後,建議多採用在地的石材,勿買外地的花崗岩等,花蓮縣府卻對這些審查意見都不回應。

由於震災修復需要工程專家,所以我延聘桃園國際機場總工程師張垂龍出任副縣長,他也是前縣長謝深山時代的工程專家,由他逐一檢視震災重建工程;尤其是中央都已經給補助了,花蓮更應加強執行力,趕緊把預算都落實。

身為縣長不能什麼都不做,只會要求中央全部代為解決,甚至連土地問題也要中央去取得,這其實是縣府自己要加強執行的事務。

花蓮定居一段時間 圓人生夢想

問:從法務部政務次長調任代理花蓮縣長,這是截然不同的路,你基於什麼理由接下任務?

答:我是接到行政院賴清德院長的諮詢,盼我赴花蓮代理縣長,我的想法單純:「政務官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所以不加思索,欣然接受;透露一個心事,十幾年前我就曾動念,此生若有機緣,希望能在美麗的花蓮定居一段時間,那將是人生美事,這次來花蓮可視為一圓人生的夢想。

問:你曾出書《世間如鏡—以子為師》紀念過世的兒子,網路卻有藍營支持者留言攻擊,你如何面對?

答:六年前,兒子走了第四天,我摸著他的額頭,依然冰冷,但我必須要接受兒子已走的事實,我覺得活在世間,一切都是唯心所造、唯識所現,每個人的主觀世間都不一樣,有人拿兒子的事諷刺我,我仍然回應他一個愛心,「世間如鏡,若有所見,皆是自己對鏡投影」,如鏡一般的世間,反映出的都是我們自己的心,世間就是因緣,因緣而生,緣滅就消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