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阿古智子/不認「民主主義」的價值、被「中國理論」籠絡的日本年輕人

2018-10-29 06:00
幾名當地初中生在沖繩縣絲滿市「和平祈念公園」獻花,追悼二戰時期沖繩的死難者。(法新社檔案照)幾名當地初中生在沖繩縣絲滿市「和平祈念公園」獻花,追悼二戰時期沖繩的死難者。(法新社檔案照)

阿古智子/日本東京大學副教授

日前,做為嘉賓應邀參加了一場學生團體舉辦的討論會,聽了日中學生混合團隊流暢的英文演講。參加討論會的都是代表日本和中國的高材生,但是他們的理論邏輯不免讓人不能苟同。

在文化多樣性的分科會上,學生們列舉了沖繩和中國少數民族的事例,說明如下:「要求均一性的日本社會不承認沖繩人的獨立,對其實施了同化政策。相反地,中國承認少數民族整體的權利,其語言、宗教、文化受到尊重,對其實施的教育和福祉政策開展得很好。」

綜觀江戶時代琉球被捲入幕藩體制的經過以及明治時期的學校教育的普及方法,在日本形成現代國家之際,可以發現確實對沖繩進行了「同化」。而二戰中沖繩戰役的悲劇和如今基地問題,也是讓沖繩付出巨大的犧牲和負擔才有現在的日本,這也是事實。

但是,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各種文化要素交錯之中,形成了很複雜的民族認同性。而且,就算採用民主主義的日本現在,單方面的「同化」是不可能的。

中國少數民族的文化被尊重、優遇政策實施得很好究竟是從誰那裡聽到而做出的判斷呢?學生們推出的極端單純化的邏輯沒有反映複雜的現實,在那裡打造解決問題的模式在現實中行不通。

尤其在民族的分類和民族重視的最關心的基本事項,由誰如何決定,這個疑問並沒有放到學生的分析之中。民族的定義和領域有很多爭論。在中國,以黨和政府為中心規定民族、實施民族政策。基本上是共產黨政府承認的有限的少數民族的領導、專家、社會團體才能參與決定和實施政策。

但是,為什麼日本出生長大的日本學生聽到猶如中國政府發言人般的演講而對其內容沒有違和感,令人不可思議。

日本學生們在聽到我和其他嘉賓提出的意見,才似乎注意到此次發表的問題點。討論會結束後,很多學生來問我,尋求助言。實際上,學生們在舉辦討論會上沒有花很多時間,討論的程序也沒有進行精心準備。大多數人使用非母語的英語,可想而知準備發表本身並不容易。

也有的學生說,我們認為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各自適合自己的民主、自由、權利和文化,在相對來看這些問題時,很難對關於政治制度進行議論。

日本學生們的這些對應,我以為是因為考慮到管制嚴厲的中國國情,為中國學生著想的結果,但並非如此。日本的一部分商業媒體專找中國和南韓的負面部分,以高高在上的姿態進行冷嘲熱諷。而且令人難以正視的民族歧視的街頭演講也十分橫行。在他們的身上,可以看到有保持良知、理解對方的態度。

但是,日本學生們也和低檔次的商業媒體一樣,過於以國家為單位看「日本」和「中國」,才出現上述的討論。如果是通過自己親身經歷,或是根據具體的事例研究進行縝密分析的話,就不會魯莽和簡單地得出結論。還有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日本學生們並沒有認識到戰後日本構築的民主主義和言論自由的價值。或許在過於和平的日本,對很自然擁有的權利和自由並沒有感到可貴。

讓人擔心的是代表日本的高材生們如果這樣,日本在外交和國際舞台上難道不能陷入不會積極地進行主張,而缺乏存在感嗎?參加討論會的日本學生中,有的已經考入中央省廳工作。做為大學教員,如實感到危機,覺得需要重新審視大學教育的應有方式。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