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顏慶章/ 中國「一帶一路」荊棘滿佈

2018-09-17 06:00

顏慶章/前WTO大使

二○一七年中國第十九屆人民代表會議的修憲,同時決議「一帶一路策略」係中國藉由商議與合作的追求共享成長。事實上,「一帶一路策略(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以下簡稱BRI)」早出現於二○一三年的區域發展策略。接續二○一二年習近平成為國家領導人,宣稱以「三大目標」及「三步走」的「中國夢」,另一個極具企圖心的施政。

BRI藉由漢朝張騫綏平西域及絲路的歷史緬懷,架構由中國穿透中亞而聯絡歐洲的交通系統。另因明朝鄭和下西洋的足跡或傳說,勾勒經由東南亞、印度洋、蘇伊士運河而連結歐洲的海上藍圖。五年前中國吹響BRI號角,同時風光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以下簡稱AIIB)」,當時馬政府高階官員投懷送抱的醜態仍歷歷在目,但隨即遭到中國的徹底羞辱,已毋庸贅述。

中國積極推動BRI長達五年,已有充分資訊加以驗證。台灣政商各界對BRI充滿憧憬,有如當時對AIIB一般。乍看中國BRI天文金額的工程,不僅嗟歎台灣無參與商機,也倍感台灣經濟實力的「卑微」。

從中國經濟層面與對外策略角度,BRI堪稱有必要又適切的理由。就經濟層面言,中國為削弱二○○八年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大幅擴張國內基礎建設、生產能量等的措施,甚至放任銀行挹注「鬼城」的開發。此等浮濫的投資,對國家財富的累積增進有限,但的確帶動經濟的成長。中國基礎建設與製造業多屬「殭屍型」的國營企業,擴張政策導致產能的過剩。尋找海外市場,不僅避免國營企業設備的低度運用,並同時蓄積對外策略的影響能量。從而BRI對中國經濟層面與對外策略,堪稱是「一石二鳥」的高明思維。但五年充裕的時間,已讓全世界認知BRI的真相。

真相一: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估計,亞洲國家在二○一六年至二○三○年,所須基礎設施高達二十六兆美元。含括亞洲、非洲及歐洲的BRI,項目有交通、能源、通訊等基礎設施,中國未有任何財務估算,但國際機構認為絕對在八兆美元以上,從而初期許多國家都正面看待BRI。如今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及頗具聲譽的研究機構,竟一致指出七十個可能涉及BRI貸款的國家,有多達二十三個國家已陷入債務艱困的危險。BRI因欠缺透明的鉅額融資,甚至多屬難有自償性的機制,將更加劇這些國家陷入「債務陷阱(Debt Trap)」。其中有八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吉布地、馬爾地夫、寮國、蒙古、蒙特內哥羅、塔吉克斯坦及吉爾吉斯,更因BRI的貸款而成為高度危險的債務國。今年四月十二日,國際貨幣基金執行長Lagarde應邀到北京演講,都嚴肅指出BRI造成這些財政困窘國家的愈加險峻。目前馬來西亞對BRI的反映,也值得吾人審視其發展。

真相二:BRI引發許多國家對中國政治算計的關切。最顯著的事例是,與印度有世仇的巴基斯坦,無法支應八十億美元及年利率六%的BRI計畫,只能將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以債作股移轉九十九年的經營權給中國公司,中國同時將該商港改建具軍港用途。中國興建連結該港口的高速鐵路或公路,須經過中國、印度及巴基斯坦有領土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如何不激怒印度而投入美國陣營?此外,中國BRI提供貸款給吉布地,兩年期間吉布地外債佔GDP比重,由五十%驟升為八十五%,吉布地於是將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紅海軍港讓予中國使用,形同掐住重要海運通道的咽喉,如何不令舉世震驚!國際貨幣基金發現,中國BRI特別偏愛「嚴重負債窮困國家(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y)」,這三十六個國家,中國提供其中三十一個高達八十%的債務總額!尤其值得矚目者,由於地緣因素的疏離,歐盟對中國在南中國海人造島軍事化與九段線領海主張,堪稱視若無睹。但BRI五年來的演變,今年七月十二日,歐盟二十七位駐北京大使(匈牙利除外),聯名斥責BRI分化歐盟成員國的共同政策,貸款與投標程序不透明,也嚴重傷害世界自由貿易的精義。根據歐盟及美國智庫的統計,BRI得標廠商約九十%是中國公司,鮮少創造所在地國家的經濟效益,連歐盟與美國都難以分到一杯羹。回顧五年來強烈呼應BRI的台灣政商人士,當今如何合理化這個主張?

真相三:中國金融體系已處於嚴峻險境。誠如上述,中國BRI特別偏愛「嚴重負債窮困國家」,完全悖離審慎貸款的行徑,固然達到讓對方掉入「債務陷阱」的目的。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估計,中國至少對二十八個上述「嚴重負債窮困國家」,提供紓困甚至免除債務的措施。中國提供BRI的金融體系,倘有充裕資金從事如此「善行」,或許可彌補政治層面的非難。但「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估計,中國未償債務在二○一七年已高達二百五十七%,而國際貨幣基金估算到二○二○年時,這項比率將高達三百%。上述中國在二○○八年採行寬鬆政策的結果,造成二○○九年至二○一五年期間,非正規金融體系所形成國家債務由二十%劇增至一百五十%,其中「鬼城」不動產開發與欠缺競爭力產業佔有半數,而「影子銀行(Shadow Banking)」則有三十%的「貢獻」。簡言之,如此險惡的金融體系,不僅未有積極改善的傾向,BRI過度炫耀中國區域策略的同時,國營金融體系必須配合延展甚或免除債務,證諸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的形成緣由,中國金融體系的崩潰,堪稱危在旦夕!

總之,五年前被習近平炫耀的「中國夢」,已明確見證「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制、公民成長」的目標完全虛假,如今又可得確定「一帶一路策略」滿佈荊棘,絕非是平順的坦途!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