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黑名單」問題

2018-09-12 06:00

◎ 彭明敏

「黑名單」問題是台灣海外留學生史上一個不大不小的插曲。

戰後初期,海外留學者不多,未聽過什麼「黑名單」,當時所謂「外省人」與「本省人」觀念不同。前者不認台灣為永留之地,只是不得不居於此,子女大學畢業則想盡辦法送到美國。為子女到機場送行,殆乎是今生永別,有點悲愴。機上子女,飛機一起飛就哭成一團。到了美國,大多不過問國事。數年後,「本省」學生也大量留美,他們究竟根在台灣,關懷台灣的一切。

國民黨政府封鎖洗腦的教育,相當成功,學生對台灣的歷史一無所知。一位政治學教授曾告白,他留學哈佛大學才第一次聽到台灣曾有「二二八」事件,使我驚愕。可見台灣男女學生,在政治上都像「在室女」天真無邪,到了美國才破瓜,發覺民主而尊重人權與專制而不惜蹂躝人權的戒嚴社會,迥然不同。回想過去大學生活,宛如惡夢,覺醒起來,怨嘆之餘,有的公開批判國民黨,有的參加促進台灣民主的各種社團,也有投身台灣獨立運動。留學生反政府運動逐漸擴大,政府警惕,利用特務、職業學生及臥底,蒐集資料(姓名及在台家族等),如此,「黑名單」愈來愈長。有無在「黑名單」上,對於留學生是個極其困擾之事,使其無法安靜讀書。

若榜上有名,結果如何?一、在台家族受警備總部壓力,要家長制止海外子女反政府活動。二、若膽敢回台,則有被謀殺之虞(如陳文成、王康陸等)。三、長輩過世,要繼承家產,須在法律文件上蓋章,並由政府在外機關「認證」,黑名單上有名者,常被拒絕「認證」,無法繼承。四、護照到期,申請延長,受百般挑剔,甚至羞辱。筆者是特例,一族不論遠近或身在何處,都在名單前茅,男兒交女友,女方家長即被警備總部警告「知道你女兒與誰交往嗎?」家長立刻禁止來往。姪子念初中,老師出題作文「我最尊敬的偉大人物」,全班都寫「蔣總統」,獨我姪子寫「我的三叔(筆者)」,老師震驚,家長被請到學校不知幾次,一再被告誡「你兒子思想有問題,要注意」。

台灣民主化,國民黨終於告白式地公布三百五十名「留學生黑名單」。有人看到榜上有名,很生氣地說「我什麼事都沒做,怎麼榜上有名,太冤枉人了」;有人看到榜上無名,很生氣地說「恁爸反國民黨這麼久,怎麼榜上無名,太看不起人了」。

如此這般,困擾留學生多時的「黑名單」,終於劃下終止符,成為歷史名詞了。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