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姜皇池/他們的『中華民國』,不是你我的「中華民國」

2018-08-27 06:00
台灣與中南美洲友邦薩爾瓦多日前斷交,薩國改與中國建交。(路透檔案照)台灣與中南美洲友邦薩爾瓦多日前斷交,薩國改與中國建交。(路透檔案照)

姜皇池/台大國際法教授

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對大部分台灣人來說,無疑稀鬆平常,好像僅是多個茶餘飯後的話題,可用以取笑本土派人士或民進黨政府:「對啊,『中華民國』的邦交國都沒了,我就看『台灣共和國』會不會誕生。」

然檢視台薩斷交事件,薩爾瓦多總統桑契斯宣布:「經慎重考慮及分析,本國聲明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同時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而檢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薩爾瓦多共和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除重申「一中原則」,再彈「薩爾瓦多共和國政府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基調外,薩國政府「即日斷絕同台灣的『外交關係』」。不僅如此,新近的多明尼加和巴拿馬與中國的建交公報,同樣明白指出:「斷絕與台灣的外交關係」。然邏輯思維上,若過去未與「中華民國」(台灣)有外交關係,何來外交關係之斷絕?

此外,上述建交文件,隻字未提『中華民國』,問題是此三個國家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就與『中華民國』建有外交關係!而吾人從小接受黨國思想教育,諄諄訓誨,開國五千年,成立於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如今安在哉?不知從何一時間點開始,此等國家顯然並未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一九一二年成立的『中華民國』視為相同國家!簡單地說,上述文件彰顯出: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於該等國家對外關係上,是不同的兩個國家。

不容否認,斷交頻頻,必然引發批評,且亦非值得慶幸的好事。但此次台薩斷交,在國際政治中卻有「意外」收穫。過去二年內,四個邦交國連遭拔除,美國並無太大反應,公開發言,四平八穩,強調雙方皆應節制,改變現狀無益區域穩定云云。然此次薩國轉向後,歐盟雖依舊無關痛癢地表示:「任何一方都不應採取造成區域情勢更加緊張的動作」,與之相較,美國則大異過去不慍不火語氣,國務院認定台薩斷交是:「中國片面改變現狀,無益區域穩定,美國敦促中國節制。」接著白宮罕見地表示:中國此舉是「造成兩岸關係的不穩定,以及對西半球的政治干擾」,美國將持續反對中國此等作為。

雖不能說「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但至少到目前為止,薩國斷交,不僅有助於釐清台灣、「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與中國間糾葛不清的法律關係,在國際政治上美國強烈表態支持,未嘗不是收穫之一。但求備於賢,仍對國人有所呼籲與期待:

第一、各國基於本國利益判斷其與台灣關係,是以薩國此種作為,毋寧是基於其國家利益的判斷,各國率皆如是,在薩國之後,或許還會有國家選擇與台灣斷交,政府當懇切地跟該等國家解釋:與中國建交不必然獲得更大利益,並以其他遭欺案例提醒友邦,中國畫餅的承諾,往往未能確實帶來確實利益,有時反是經濟與政治侵略的前奏。然無庸作道德誅心之論,更無須惡言相向,目前與台灣斷交的國家,若發現其未來與台關係是符合各自利益,當然可再建交。台語諺語說:「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應是未來面對任何斷交局面之基本原則。

第二、無庸糾纏於邦交國數目之多寡,核心是台灣必須維持領土、人口、有效政府與對外能力四項構成國家屬性的要素。至於國家名稱,在非日暮途窮之際,實無庸折騰,國際法下,核心問題不是台灣叫什麼名字,現在叫「中華民國」的國家,其實已與一九一二年成立的『中華民國』不同,現在「中華民國」事實上已是個與「中國」有所區隔的國家,因此國家名稱不是重點,「玫瑰,不論叫什麼名字,依然芬芳」,重點必須是玫瑰。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