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訪》對抗中國打壓 體育署長高俊雄︰自創台灣盃賽事 吸引各國好手

2018-08-06 06:00

記者王元鴻/專訪

新任體育署長高俊雄,剛上任不久就遭遇二○一九東亞青運被停辦事件,中國以台灣民間發起的「二○二○奧運正名公投」活動為藉口,蠻悍栽贓硬加罪於我方,運用其政治力打壓台灣,嚴重威脅我國在國際運動組織的生存空間。高俊雄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中國企圖除掉台灣參與國際體育活動的國際奧會(IOC)會籍「Chinese Taipei(TPE)」,將來如果台灣想再入會,中國就以比照WHO的訴求代理台灣,這是中國一連串打壓手段的終極目標。

至於我方的因應對策?高俊雄指出,我方須嚴格遵守當年簽署的洛桑協議,固守我們在IOC體系的位置;政府也在盤點已經爭取到手的國際比賽,要確保主辦權不要被剝奪。台灣可以創造自有品牌,選擇台灣有優勢的項目,舉辦Taiwan Open「台灣盃」賽事,吸引世界各國好手來參賽。

問:署長的體育政策與過去相較,具體規劃的方向是什麼?

答:蔡總統承諾預算八年內倍增,她的體育政策白皮書也提到運動職業化;而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後重新研擬三個財務規劃,首先前瞻基礎建設加入體育,再來增加亞運經費,第三個軍公教調薪,其中兩件就是為了體育。而行政院成立體育運動發展委員會,搭建跨部會的平台,增加預算和資源,足見現今政府對體育的重視,我認為這就是體育署要去執行實現理想。

過去成立體委會時的體育政策,所謂的「雙主軸、四輪傳動」,競技與全民運動雙主軸,四輪傳動就是分為競技、全民、設施、國際四大部門。我認為當時的規劃已經非常深思熟慮,現在我將當時的施政格局稍微調整。

以圖像來說明,如同古雅典的神殿建築,頂端國際體育事務,中間三個支柱,以運動產業為中心,競技運動與全民運動分列兩側,底下是基礎運動教育和運動設施。

遵守洛桑協議 固守國際奧會體系位置

我有寫毛筆的習慣,前幾天跑步時有個靈感,以運動「sports」的字母「S」創作圖像組合,代表現階段體育署執行政策的方針。我說明一下這個圖像,運動發展最終要體現在國際競技的參與和成績,所以在最頂端的位置向上延伸;再談到中間支撐的運動產業、競技和全民,轉換成三個S的曲線代表各領域彼此的關聯性。

運動的發展不可能無止境依賴政府預算補助,需要仰賴運動產業才能活化,在先進國家,不管競技和全民運動,都要發展可以支撐整個體系的運動產業。

政府相對已經對體育投入前所未有的公務預算,此外還有能夠彰顯的兩個工具,一個是由運動彩券貢獻的「運動發展基金」,另一個就是「運動產業促進條例」,還有些子法需要加緊迎頭趕上研擬落實,都有助於我們的運動水準提升,產業活絡起來。

問:署長一上任就遇到東亞青運主辦權「被停辦」的嚴肅問題,台灣要如何因應?

答:東亞青運被停辦事件,我們和各單位密集商議,理解整個事件的情境就像中國迫使各國航空公司,更改台灣的名稱為「中國台灣」,企圖除掉台灣參與國際體育活動的會籍「Chinese Taipei(TPE)」,將來如果台灣想再入會,中國就以比照WHO的訴求代理台灣,這是中國一連串打壓手段的終極目標。

一九八一年的洛桑協議,我國得以和國際奧會IOC所有會員國享有同等權利,與中國平起平坐,這也是台灣在國際上最暢行無阻的領域。我們綜合研判,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日漸擴大,有可能使用的手段,運用其政治力在IOC的執委會以東亞青運停辦事件強加罪於台灣,提案將我國TPE會籍停權。

依IOC在一九九六年修改的憲章,被停權後如果要重新入會,需有國際組織正式會員才能申請,當時修改憲章的背景,我國籍IOC委員吳經國解釋,這條款是前IOC主席薩馬蘭奇為了「卡」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申請進入IOC而設,如今可能成為中國利用打壓台灣的工具。

亞洲大學滑輪溜冰賽 也遭到片面取消

面對險峻局勢的因應對策,首先我們必須嚴格遵守當年簽署的洛桑協議,固守我們在IOC體系的位置。吳委員建議,台灣必須小心應對,不要被中國逮到具體的藉口理由,而被IOC接受。現在與台灣在一九七○年代退出聯合國後,被趕出國際組織的情勢很類似,差別是當時喪失會籍要重新入會,現在是擁有會籍卻飽受威脅,背後都是政治因素,風險確實很大。

其次,真正面臨阻力時的策略調整,有一個沒有曝光的事件,亞洲大學滑輪溜冰錦標賽原本預定十月在台北舉辦,上個月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突然片面宣佈取消,我們研商因應的方式,先由大專體總向FISU提異議要如期舉行,另一個選項是延到十二月一定要辦。萬一FISU還是不同意,我們就將正式錦標賽改為邀請賽,如期舉辦,也是以後的處理原則。我們也在盤點已經爭取到手的國際比賽,要確保主辦權不要被剝奪。

盤點爭取到手的國際比賽 確保主辦權

第三,我們在思考「藍海策略」,目前世界兩大主流運動體系,一是IOC系列,另一個是世界運動會項目,除此之外仍有很多項目不在這兩個體系內,台灣可以創造自有品牌,就像「瓊斯盃」,將來我們可以選擇台灣有優勢的項目,舉辦Taiwan Open「台灣盃」賽事,類似各種四大公開賽形式,利用高額獎金和優質比賽環境,吸引世界各國好手來參賽。

談體改 遺憾仍有民眾不得其門而入

問:體育運動協會改革的部分,如何延續前任署長林德福的體改工程?

答:除了足球協會,到目前為止受國體法規範的七十幾個體育協會,理事會都已經完成改選,幹事部分也都就任,依法在走。我對體育運動團體的認知,與政府一直是夥伴關係,國體法修正更確立了法定夥伴關係。

下一個階段,首先我們彼此在運作上,都要有「夥伴關係」這樣的認知,然後去落實。第二點,這些夥伴既是國家對外唯一的窗口,又是全國性的體育團體,有公益性質,必須開放全民參與,很遺憾這次體改很多民眾還是不得其門而入。第三是財務透明,既然這些協會具有公益性,也接受政府補助,財務就必須相對透明。第四就是專業性,必須由足夠專業的人士擔任秘書長。最後則是政府的評鑑要公正客觀。

在接任署長之前,過去四年我主持奧、亞運四十三個體育團體的評鑑,發現他們最大的問題都是在財務會計制度,大概超過一半都「待改善」,國體法規定財務必須由會計師認證,成本很高,我想引用教育部協助全國各高中、私立大學建置的網路版會計系統,減輕他們在財務會計的負擔,從這邊切入。

問:足協的爭議如何解決?

答:足協的爭議大家都很關心,目前雙方人馬互相抵制抗衡,各自向國際足總求援,陷入僵局,最壞的狀況有可能被國際足總FIFA處理,最終不管被停權、重整甚至接管,一定會變成國際事件,以足球的國際影響力,台灣的國際名聲會非常難看,有人認為,萬一足協被國際足總停權或接管,可能比邦交國斷交還要嚴重。

就足球協會本身的治理面,我想就兩個原則,體育署依照國體法應做的事項必須執行。第二個,足協相對應的國際組織國際足總FIFA,很在意政府不要過度干預,足協應該回到符合自己的章程和國際足總規範的遊戲規則,在這樣的原則下儘速召開會議,體育署和內政部都會派員參加。

問:世界盃足球賽剛落幕,僅數百萬人口的克羅埃西亞贏得亞軍,證明小國家在運動項目上也能和國際強權平起平坐,台灣有沒有什麼計畫?

答:足球發展職業化,我和同仁是還沒有討論過時程,至少從「前瞻計畫」中有關足球規劃了六個足球園區,預計編列二十四億元,我想這是台灣足球發展的基礎。

如果可以依照職棒發展的經驗,足球園區比照辦理,政府提供場地,讓有興趣的企業進駐OT經營,相關產業都可以進來,我們很期待這些足球園區,至少可以做到高端競技比賽、訓練、民眾休閒、運動休閒教育這四大功能,活化這些足球園區,成為體育白皮書中的運動產業聚落,目前台中跑得最快,如果這六個足球園區能夠這樣運作,我想足球職業化會水到渠成。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