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敬致台灣運動員 談奧運金牌選手Jesse Owens

2018-07-31 06:00

抗議霸權是利他、是天職

◎ 張睿銓

台灣長期以來的正名爭議,有一部分來自於政府和民眾對於「中華台北」一名的誤解,以為這個名字是比較非政治、傾文化的用語。然而,就英文對應用語「Chinese Taipei」來看,它的中文絕不是中華台北,而是「中屬台北」,例如歷史上曾稱Morocco為「French Morocco」,中文是「法屬摩洛哥」,時為法國殖民地(1912-1955)。在此Chinese和French都不宜視為文化形容詞,而是有強烈所有格性質的形容詞。我想大部分的台灣人應該無法接受「中屬台北」之名,但卻被有意無意混淆視聽的「中華台北」所蒙蔽。

然而,卻也有運動員說怕要求正名之後台灣運動員會沒有舞台。恕我直言,他們是怕「自己」沒有舞台。其實不止運動員,台灣各行各業都面臨中國壓力,但我們照樣全面性地要求台灣正名,因為我們著眼的不是自己現在有沒有舞台,而是希望未來我們之後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有一個自由的舞台,不要像現在這樣到處受限。對,看起來是犧牲到你了,但現在不做,未來不會有改變,我們世世代代所站的舞台都只是瞧不起你的施捨,何來榮耀?

我們的運動員很棒,能提出1936年柏林奧運時美國黑人運動員Jesse Owens例子,來討論這次的正名運動;但不幸的,例子只舉一半。當時的他雖然最後決定參賽,但先前他不只一次地以公開信和媒體訪談,譴責德國納粹對有色人種的歧視主義。他最後沒有退賽的原因,有可能是在當時的時空,美國本土對黑人的歧視也很嚴重;因為種族隔離政策,黑人坐公車只能坐後座,學校分成白人和黑人學校,連白宮內的白人和黑人職員的辦公室和廁所都是分開的。他得不到社會的奧援,從他得到金牌後並未被邀請去白宮、也未在其他場合受當時的羅斯福總統表揚就可見一斑。請記得:1936年的美國還沒有黑人總統。

現在這個台灣的正名訴求,目前我沒有看到鼓勵或要求運動員退賽(倒是可以說是「中國」要求「台灣」退賽),所以用Jesse Owens的例子來理解是有問題的。但我們可以學習他的地方是:Jesse Owens很明確地抗議德國納粹,並以身為黑人為榮。世人因此不只記得他在運動場上的英勇風姿,也永懷他為人權和正義所做的努力。我們或許很難期待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國家而榮,但抗議不公不義是道德,也是天職。

(作者為中興大學外文系講師,彰化縣民)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