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一個中國青年看殖民

2018-06-14 06:00

◎ 木下實

我從小受的是共產黨的民族主義教育。在這種奴化教育中,為了凸顯共產匪幫解救者地位,還特別描述了以前外國殖民者是如何欺負華人的。好像中國的一切不幸都歸於「封建」二字,而對中國全面奴役來自於外人。在歷史的最後一定是共產黨領導中國人站起來取得了什麼什麼鬼成就。

中國的傷痛,我肯定不希望這種迫害發生在別國之上,有著健康心態的人一定會為屈辱而傷心,也會同情別人的不幸。很遺憾,世界上就是有著不通人性的傢伙,口口聲聲要別國為過去而道歉,自己卻是現行犯。

為什麼台灣不能叫自己的名字?為什麼要在國際組織中被剔除出去?為什麼要干涉台灣和別國的交往?甚至伸手扶植代理人干涉台灣內政!這不就是帝國主義對別國的殖民行為嗎?中共已經化身為那種吃人夠夠的殖民者,還是那種野蠻剝削的西班牙比利時之流。

我相信有不少中國人會沉醉於這種殖民成就,看到中國又欺負了什麼小國,會身體抖動高興地眼睛翻白。是的是的是的,厲害了你的國。阿Q就是這樣的嘛,對虐待麻木了,最好找把人看做下等來安慰一下自己。

這種自慰精神還有更上一層的!那就是鄙視所有敢於反抗的人,再先朝主人搖搖尾巴,跑過去拱一拱,「你看我主人多強大,汪汪」。

我當然是要面子的人,我絕不希望我被呼來喚去,我也不接受我在什麼公共設施中被次等的對待。我也算中高收入族群,我也有資格維護我的體面了。要是我在國外受到歧視,我絕對會和人釘孤枝的。

說來也奇怪,總是有些豬隊友,非常樂於貶低自己,削尖頭了也要擠進霸凌者的行列;大家都平等不好嗎?凡是有著獨立人格的人都不想成為別人的附屬吧,這種角色我在法西斯的牢籠中見多了,每本小說都有這種角色:「和上層暗通款曲,假意關心革命者,拿到點甜頭就為虎作倀的傢伙。」這種貨色在反抗中太普遍了,我都不知道這該叫抓耙仔還是漢奸了,或許是已經有受虐依存症。

說真的,硬起來正是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軟趴趴太久了。既要克服自己的自卑心裡,又要增強自身實力。但是肯定有些已經不行的人,會拿旁門左道來干涉你。但是哪位好強的人肯這樣苟且下去?

(作者為曾來台灣當過交換學生的中國人)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