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鏗鏘集》在殘餘國家和新生國家之間

2018-05-15 06:00

民進黨已成台灣最大黨,雖不像中國國民黨仍在虛胖狀況似乎仍有龐大實虛身影,但具有執政優勢。只是,在台灣的這個國家,仍叫做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人也還以為是他們的。

紛紛擾擾、困困阨阨,是因為中國國民黨後面有一個中國共產黨。一九四九年,跑到台灣來的中華民國是他們尚未完成的革命大業。中華民國以殘餘的中國存在台灣,充滿虛構性,對台灣也是他者。但異地內化,成為政治之瘤。

從前,就看一九八六年,民進黨闖關成立那時際,從黨外的開拓、拚搏,闖政治之路,何等艱辛、危險!從二二八、白色恐怖、雷震和本土民主派,一路以來的禁忌要打破,先驅者群的志氣何等動人!

創黨三十多年,民進黨經歷幾個世代的勢力變遷,也產生兩位總統。在民進黨人擔任總統時,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國家;但中國國民黨人擔任總統時,不完全是。各自表述國家的定位,形成民主化後的政治荒謬。

在殘餘國家和新生國家之間擺盪,中華民國在台灣,並未因為新政治形勢而解決定位的混淆。台灣與中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政、外交的奇怪關係耗損能量。本來沒有的「九二共識」被操作成「一中各表」實際無法各表的中國結。中國國民黨用來作綑身索,硬要民進黨套上。

外部的中國,內部的中國國民黨長期棲身黨政軍特團教的未經轉型正義處理政治構造,形成雙重性的威脅。民主化後的台灣仍擺盪在殘餘國家和新生國家之間,尚未真正轉化,而是僵持。

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政權的擺盪效應讓台灣在未確定的台灣新國家和未消失的中國舊國家之間,耗損民主化的成果,不只隨中國國民黨流亡來台群落無法真正定置,台灣本土族群亦不能真正安身立命。寧靜革命的榮光失去風采。

蔡英文就任總統,即將進入二週年。改革的陣痛,新國家確立的保守性──這當然是內外交迫情勢的制約,在在都考驗台灣如何從殘餘國家走向新生國家。現狀不應是守舊的殘餘,而應該邁向新生國家的確立。寧靜革命才會有真正的榮光。

(作者李敏勇,詩人)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