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恆煒專欄> 連王金平都說有省籍問題,但…

2007-03-10 06:00

台灣有沒有「省籍」問題?或說有沒有「族群」問題?中國國民黨與涉嫌「貪瀆」下台的前主席馬英九不是否認就是歸咎民進黨的「操弄」。馬英九說:「大家都吃台灣米長大,要以愛台灣為念,不要任由政客操弄族群與省籍問題。」

台灣「族群」問題的始作俑者是中國國民黨的「兩蔣」。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帶著軍隊用武力在台灣建立「外來政權」;少數的「外省人」祭出戒嚴法凌逼絕大多數的「本省人」。台灣人民淪為被統治的魚肉,飽受白色恐怖之苦,而台灣語言、文化與習俗不是被糟蹋,就是被扼殺。相對的,統治者的「外省人」是刀俎,硬把台灣「中國化」,吃香喝辣到今天還有滾滾而來的「黨產」可以揮霍,國民黨的「權貴」到目前基本上還是外省族群之後,意識形態還是強調中國、貶抑台灣。國民黨五十年強行的「族群政治」並沒有退場,五十年「黨國」幽靈仍然盤踞不去,馬克思的說法:「執政者的意識形態就是主流意識形態。」確是卓見。民進黨執政只有七年,不過是「解放」被囚禁的台灣,「解放」被禁錮的台灣人而已。民進黨哪談得上「去中國化」,連「去中國國民黨化」都難矣哉。

值得觀察的是,最近國民黨與馬英九爭鋒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接受媒體專訪時也刻意突出「省籍」問題,他表示二○○八年大選時的省籍問題,將非常嚴重,而且他強調,這絕不是他說的,而是中南部有很多人在說,省籍問題會發酵,「中南部已經強烈反映不會投票給外省人」。王金平固然把「省籍操作」委之於民進黨,但是,在大選「初選」的此時此刻,拋出此議題,不能說沒有「操作」之嫌;然而,也不能說不是王金平刻骨銘心經驗談。當年王金平與馬英九爭黨主席,黨內選舉的眷村票,馬得二十八萬票,王只拿到兩萬票,王金平惘惘不甘,到處喊冤。就此而言,王金平公開宣稱「本省人不會投票給外省人」,不見得不是痛定思痛的反制。

王金平提出的「省籍」問題,只停留在「省籍」對立上,沒有深入本質。因為王金平是中國國民黨「馴化台灣人」政策下的產品,意識形態與「黨國」完全一致;他堅決的反對把國民黨頭上的「中國」兩字拿掉,他追隨「純種中國人」的前主席連戰,亦步亦趨,他反對民進黨的「台獨」路線與思想,連戰「聯共治台」他沒有反對,甚而要跟著連戰到中南海給共酋胡錦濤摸頭。所以,王金平凸顯的「省籍」,還是在「黨國」之下,不敢或無能力觸及到「省籍」之下的深層結構,更不可能化解族群問題。換句話說,台灣的族群問題是五十年來積澱的歷史課題,是現實存在,政黨的指揮棒哪可能就能讓二千三百萬人起舞?

台灣人民的歷史任務是「內除黨國,外抗中國」。用民主的過程來轉化「外來」的「黨國」,一旦外來政黨的中國國民黨丟棄「法統」,願意本土化,願意與台灣人民站在同一陣線,放棄「統一」──無論是連戰「聯共制台」或馬英九的「終極統一」,那麼,族群問題就化為無形,本省人與外省人聯手建構新的文明。「族群」問題的核心在「國家認同」,不在本省外省,而在追求民主主義還是迷戀民族主義。

王金平只看到「省籍」問題,沒有看到更重要的「認同」問題。二○○八年大選的重要歷史意義,是選擇「黨國再現」還是「民主鞏固」?是選擇「終極統一」還是「台灣主權」?台灣的命運在台灣人民手上。(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