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台灣須在奧運自己定位

2007-03-09 06:00

■ 彭明敏

大家熱中於明年總統大選之際,不知有多少人想到,大選之後,台灣必須作一重大抉擇,即於世界最大的舞台上,在全球數十億人瞠目凝視下,作一明確的自己定位:台灣是「中國的領屬」或是「主權獨立」的自由國家?自己定位一旦作了,對其未來國際地位將有深遠且難以反轉的意義和後果。中國準備奧運如火如荼地在進行。它不惜犧牲農、工和地方鄉村的建設和福利,投入幾百億美元,在北京拆除古蹟舊居,擴展道路、大蓋高樓、廣建公廁,教導一般市民及導遊、計程車司機、餐旅員工等所有服務業者學習英文和西式禮節,禁止吐痰,既要提防恐怖份子,又須預防異議份子和人權組織,乘機揭發政府藐視基本人權,所想所做無微不至,為的是要向來訪的千千萬萬外國隊員、遊客,尤其無數外國大眾媒體,製造中國的新形象和「文明社會」的新面貌。其實近代奧運的政治性愈來愈濃,落後國家欲藉此顯示其進步發展,極權國家則要證明政權的正當性和國力的雄厚。中國爭辦奧運,其動機和意義實與一九三八年納粹德國舉辦奧運,可以媲美(論者認為柏林奧運的成功使納粹德國過分驕傲自滿,成為導致其後發動侵略大戰遠因之一)。

台灣怎麼辦?奧運應否參加?如何參加?因為與中國的問題以及國內複雜政情,如何自處,應該徹底檢討。台灣各政派對於奧運的態度可能大相逕庭。

(一)「臺灣獨立派」。中國不但反對台灣獨立,一再公然威脅以武力征服台灣,國際上也以文以武以商逼政欲消滅台灣。由「獨立派」看來其乃公開的敵人,除非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主權(無可能),此派必會反對參加否認台灣存在的敵國奧運。其實以政治理由抵制奧運迭有先例:美國於一九八○年抵制莫斯科奧運,蘇俄於一九八四年抵制洛杉磯奧運。

(二)「中華民國主權獨立派」。北京奧運頓使此派深陷於極度尷尬狼狽的窘境。他們一直宣稱「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誓死要維護其國號、國旗、國徽和國歌。要呈現此堅定決心,哪裡有比數十億眼睛所凝視的北京奧運大舞台,更理想的場面?所以此派只有兩途之中選一:(1)除非中國同意「中華民國」隊,高舉其「國旗」、「國徽」,高唱「三民主義」國歌而進場(無可能),否則與「台灣獨立派」合流,凜然抵制北京奧運,或(2)將什麼「中華民國」、「保持尊嚴」、「誓死擁護」等等丟到天外,與後述「阿Q派」、「不能缺席派」、「無所謂派」、「投降派」合流,使用不倫不類的隊名(「中國台北」、「中華台北」),抬起不倫不類的旗幟,奏著不倫不類的歌曲,悵然入場,如此向全世界承認「中華民國」已不存在而已成為中國「領屬」了,也向國人招認過去所說什麼「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誓死擁護」等等,全是說謊騙人的廢話,信譽掃地,今後無人再願提什麼「中華民國」了。

(三)「阿Q派」、「不能缺席派」、「無所謂派」、「投降派」。「阿Q派」有其特異的思考模式,能在雞蛋中找到骨頭,他們願採用上述不倫不類的隊名、旗幟和歌曲,不過在進場時或會在胸前掛著「抗議中」一類布條,然後自稱得到「精神勝利」了!台灣政壇似乎有一種可叫做「不能缺席派」的(「不能缺席」有時也用得適切,如總統選舉不能缺席,但那是例外),此派以為任何集會或競選,絕對非參加不可,而不論其黑白是非,不論有無勝算,不管後果如何,對於他們來說,任何場面都要「參加」,這是其「最高價值」,「參加」總比「不參加」好。北京奧運也不例外。「無所謂派」則無理想、無原則、無立場、無主見,什麼尊嚴、認同、民主、自由、人權都管他娘的,一切都無所謂,隨波逐流。「投降派」當然一切隨中國意思行事,凡能促進「與中國統一」的,都是好事。若果「中華民國主權派」與「阿Q派」、「不能缺席派」、「無所謂派」、「投降派」聯合起來,將具相當力量,勢必主張「不論如何」奧運「不能缺席」。

不知台灣人民和二○○八年新總統將作何抉擇?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